正文

原来“九·一八”事变背后的真相是这九个人揭开的!丨红色印记第⑯集

2021年05月10日 11:34 来源: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

建党百年之际,中央网信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家文物局联合推出《红色印记——百件革命文物的声音档案》,在中国之声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云听、央广网等新媒体平台同步推出。100位讲述人,用“最美声音”刻录百年记忆。

完整音频戳这里↓↓↓

用声音刻录百年记忆,我是革命文物讲述人、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讲解员韩啸。我讲述的文物,是一架珍藏在我们馆内的雅马哈风琴。这架雅马哈老式风琴看起来并不起眼。深褐色的琴体上痕迹斑斑,慢慢揭开琴盖,黑白琴键残缺不全,琴盖边仅有的几颗螺丝也早已松动。

图为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收藏的巩天民夫人用过的雅马哈风琴

现在,它已经无法再弹奏出优美的乐曲。可当年,正是这架风琴掩护着九位爱国人士躲过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追查,让他们最终能够将日军侵华罪证整理成册,上交国际联盟,为我们留存下“九·一八事变”的宝贵真相。

图为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残历碑

20世纪30年代初,辽阔的东北大地暗潮汹涌。伺机制造各种事件、不断增兵中国东北的日军虎视眈眈,人们看似还算平静的生活早已经注定了战火纷飞的命运。

在当时的奉天,也就是今天的沈阳,基督教青年会中有一位人物格外活跃,他就是金融界名流巩天民。以这样的身份作为掩护,身为共产党员的他在青年会中结识了一大批爱国知识分子。银行家邵信普、大学教授刘仲明、张查理、毕天民、李宝实、于光元,社会活动家张韵泠、医学家刘仲宜,他们组成了一个九人爱国小组,人称沈阳“九君子”。

1931年9月18日晚上10点20分,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按照精心策划的阴谋,炸毁南满铁路沈阳柳条湖段,嫁祸给中国军队,并以此为借口,炮轰东北军北大营,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此后,日军迅速占领东北,并建立伪满洲国傀儡政权。这一事件在当时的国际组织——国际联盟(以下简称:“国联”)中引起轩然大波,在中国政府的强烈要求下,国联宣布开始对事件展开调查。

电视剧《东方战场》

国联理事会轮值主席劳拉:国联决议,以三十票对一票通过,严厉谴责日军轰炸锦州,国联将对满洲事件展开调查,并酌情采取进一步的制裁。

图为万国宫-前国际联盟总部

国难当头,在得知调查团要来的消息后,“九君子”毅然决定,搜集有关日本侵略东北的证据,向国际社会揭露真相。但是,当时的东北三省已经被日军控制。为了掩盖真相,他们抓走了大批进步人士,重要的命令布告等证据周围更是有人24小时把守,搜查遍布每个角落。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获得直接证据呢?巩天民的孙子巩辛说,“九君子”想了个办法:把机密文件偷出来,拍照。

巩辛(巩天民之孙):他们这九个人为了收集九一八事变以后日本侵华的罪证,他们利用社会名流的身份,通过这些社会高层的一些渠道,把这些机密文件“偷”出来。

大家分工合作,一份又一份证据陆续汇集到基督教青年会教堂的阁楼上。它们需要被整理、翻译、装订……而这一切,必须在特务不断的突击搜查中隐秘进行。

正当“九君子”秘密工作时,日伪特务突然闯进了教堂,他们用狰狞的目光审视着教堂里的每一个人,下一秒,就要去阁楼上了。

图为巩天民夫人用过的雅马哈风琴侧面

就在这时,悠扬的乐曲从教堂的风琴中传出。特务们上楼一看,发现阁楼上只有几位名流人士正在打麻将,于是只得作罢。

原来,“九君子”已经和夫人们约好,一旦特务突然搜查,夫人们就会带着教堂里的孩子们弹起事先约定好的曲目。听到信号,阁楼上的“九君子”就可以立刻藏好证据,假装打麻将。这架老式风琴就是这样见证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暗战。

图为TRUTH(真相)及其封皮正面,影印本存于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九君子”用了48天时间,将300多件日军侵华罪证整理成一份400多页、图文并茂的英汉双语汇编文件。医学教授张查理的夫人还特意为它赶做了一个蓝缎子封皮,并一针一线地在封皮上绣上了英文“TRUTH”,真相。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编研室主任高建说:这本资料太珍贵了。

高建:《真相》史料它一方面成为了国际社会对日本侵略真相进行公正判断最直接最有利的证据,另一方面,它也使九一八事变进一步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进而将中日之间地区性的军事冲突转化为了日本法西斯与世界人民追求和平愿望的冲突,进一步彰显了九·一八事变的国际性。

证据准备好了,危险的工作却远远没有结束。根据国际法庭的法律原则,提供材料者必须在文件上签署自己的真实姓名,否则没有法律效力。“九君子”毫不犹豫,在这份“生死簿”上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高建:九君子的爱国行动集中体现了当时东北民众不屈的爱国主义精神,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

1932年4月21日,国联调查团抵达中国,住进了日军事先安排好的大和旅馆。他们所到之处,都被周密地布控了便衣宪兵和特务。这种情况下,谁能把这本《真相》送到调查团的手上呢?这可把巩天民等人难坏了。他们几经辗转,终于联系到了调查团团长李顿的好友——法库基督教教区牧师倪斐德,将材料转交到了调查团手中。

1933年2月24日,国联以42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了《国联调查团报告书》,指出日本发动的事变是侵略中国的行为,成为国际社会第一次对九·一八事变做出的正式定性。

高建:这个报告书最后承认了中国对东北的主权,明确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侵略性,同时也否定了日本拼凑的伪满洲国的合法性。

图为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封皮

“九·一八”事变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起点,同时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九君子”隐秘而传奇的行动正代表了那个年代中国人民对抵御外敌侵略的决心和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正如当年在北平欢迎国联调查团的宴会上,张学良将军曾说过的那样:

张学良:东三省素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在历史上是可以考察的。现在有三千万人民,东三省是他们的故乡土。这三千万人民,有九十九分都是中国人,他们也愿意为他们的乡土而战斗,就是剩一个人,他们也很愿意。

然而,“九君子”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1935年秋天,恼羞成怒的日军进行大搜捕,“九君子”中除张韵泠外全都被捕入狱。面对审讯,刘仲明大义凛然地说:“我在为真理作证,我要对历史负责,我没有罪!”巩天民被折磨了49天,信念依旧坚定,他说:“人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苦。”敌人摆出即将行刑的阵势,毕天民仍暗下决心:“就是死,也不能给中国人丢脸!”碍于这几个人都是社会名流,又没有证据,日本人后来只好将他们释放。

新中国成立以后,“九君子”和他们的后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这本《真相》,直到2008年6月,巩天民的孙女才在联合国日内瓦图书馆看到了它的原件。他们将其影印,并把影印本捐赠给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图为TRUTH(真相)封皮正面

时光荏苒,在博物馆中,面对破旧的脚踏风琴,已经很难想象背后曾经的血雨腥风。但它始终就在这里,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来看看,听听前辈们浴血荣光的传奇故事。

90后讲解员:我是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讲解员李雨繁,在馆内我担任中英日多语种讲解工作。听过我讲解的有感兴趣的孩子,也有缅怀先烈的老兵,他们说,听我讲述觉得很有感触,也感觉身临其境。这正是我愿意做博物馆讲解员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讲解的过程中我也在反复品读。从前的历史就像一首诗,不同时间、不同心境去解读的时候感受也会随之变化。沉浸在自己讲述历史的同时,把真相传递给他人,这就是我想要与之终身相伴的工作!

翻开厚重的中国共产党百年党史,从取得革命的伟大胜利到迈向民族的伟大复兴,一件件饱经沧桑的革命文物,记录了一段段直抵人心的红色故事、一个个继往开来的历史瞬间,是中国共产党披荆斩棘、砥砺奋进最好的见证。

关闭

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版权所有
承办: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
技术支持:长安通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4042428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1/05/10 20: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