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智能经济对宏观经济治理提出哪些新挑战

2019年11月19日 08:50 来源: 光明日报

  进入21世纪以来,智能经济正在推动着整个世界经济社会的转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未来10年,将是世界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10年。人工智能、大数据、量子信息、生物技术等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积聚力量,催生大量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给全球发展和人类生产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智能经济的快速发展对宏观经济管理提出了挑战,全面而准确地认识这些挑战并采取有效的应对举措,对于提高宏观经济治理能力,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智能经济的特征及表现

  所谓智能经济,是指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战略资源和关键生产要素,以大数据、云计算和现代信息网络作为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技术产业为先导,以人工智能技术与传统产业有机融合为重心的智能化、数字化、网络化经济运行系统。

  智能经济的发展目前表现出如下特征:一是现代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智能软件系统自主深度学习能力和机器计算能力的大幅提升,推动了智能经济的爆发式增长;二是人工智能技术具有强大的渗透功能和替代功能,无论是在微观、中观或宏观层面,还是在生产、流通、消费和分配各个环节,它都无所不在,甚至无所不能;三是智能经济具有外部经济性、内生增长性与边际收益递增的特征;四是虚拟现实技术和模拟试验效果的提高,改变了微观经济主体原有的运行模式,也改变了宏观经济运行周期,宏观经济预警和调控能力大为增强。

  智能经济的崛起主要表现为人工智能技术与各领域、各行业的有机融合,简单地讲,就是“人工智能技术+各行各业”,包括智能制造、智慧金融、智慧农业、智能交通、智能物流、智慧城市、智能消费、智能医疗、智能教育等,近年来都有了迅速发展。具体来看,人工智能+金融,是指数字技术对金融服务流程的系统再造与重构;人工智能+汽车,主要是以车辆行驶便捷、安全、可靠为主要目标,使无人驾驶成为可能;人工智能+工业,表现为将制造自动化扩展到柔性化、智能化和集成化,可改变批量化、单一化的生产模式,实现柔性定制化生产;人工智能+农业,主要是充分应用人工智能技术、计算机与网络技术、物联网技术、3S(RS、GIS、GPS)技术、无线通信技术,实现农业可视化远程诊断、远程控制、灾变预警等智能管理;人工智能+物流,表现为利用集成智能化技术,使物流系统利用条形码、射频识别技术、传感器、全球定位系统等先进的物联网技术,通过信息处理进行思维、感知、学习、推理判断和自行解决物流业的运输、仓储、配送、包装、装卸等基本活动环节,实现货物运输过程的自动化运作和高效率优化管理,大幅度减少自然和社会的资源消耗。

  智能经济条件下宏观经济治理面临的新课题

  在智能经济条件下,由智能经济衍生出的新问题、新挑战将会层出不穷,这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经济治理提出了新课题。目前看主要包括以下方面的内容:

  智能经济的快速发展或将加深、扩大地区之间数字鸿沟。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功能与网络经济正反馈效用的叠加融合,将产生更强的马太效应,导致地区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如何打破路径依赖,在推进智能经济发展的同时,填补越来越大的数字鸿沟,是政府部门必须面对的新课题。需要在财政、教育、科技创新和推动东西合作与对外开放上,形成更加有效的宏观政策措施。

  从技术上看,数据、算力和算法是支撑智能经济发展的三要素,没有大数据就没有智能经济,智能经济发展必须最大限度地实现信息共享。就像智能驾驶必须以地理信息系统的有效使用为基础一样,信息系统共享是智能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要通过合理有效的制度,将分散的个体信息聚合成为结构化的社会信息,使历史数据成为决策依据,让各种经济活动的信息得到充分有效利用。比如可以通过缩短专利保护周期、开放国家相关部门的数据库、提供无偿的技术辅导、建设科技园区等方式,实现数据共享,加快专利技术的溢出和扩散。

  出台新政策,扶持新技术、新产业、新组织、新业态的发展。智能经济条件下,企业组织碎片化、边界开放,企业从垂直命令与控制型的科层组织向以专家、智能技术为核心的分散型、网络型组织转化。一种矩阵式组织结构应运而生,促使小微经济、跨界合作渐成主流。如何鼓励、支持创新、创业,发展风险投资和小微金融,是宏观经济治理面临的新挑战。

  加密数字货币给重塑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带来巨大挑战。互联网改变了金融生态,虚拟银行对传统银行形成了巨大压力。在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基础上形成的加密数字货币则是一个更大的挑战。美国脸书新近发布的加密数字货币Libra一旦获得成功,对金融行业不仅是挑战,更是颠覆。我国需要加快研究数字货币及新金融体系操作系统,从数字货币到数字央行,再到数字金融,开发无国界的数字货币及金融体系。

  掌握高端核心技术对于对外开放与国际合作的必要性更为显著。对外开放是引导一个国家参与国际分工和专业化生产的重要机制,也是技术创新国向技术模仿国提供技术溢出效应的重要渠道。在智能经济条件下,谁掌握了“大国重器”——高端核心技术,谁就掌握了决胜的关键。为此,一方面需要在考虑如何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的同时,自力更生,攻坚克难,掌握制胜利器;另一方面,还需密切关注对外开放的溢出效应以及这种溢出效应对中国自己的影响,探索包括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制度建设。(作者:纪玉山,系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娜,系上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关闭

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版权所有
承办: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
技术支持:长安通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4042428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9/11/19 10: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