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维护网络生态 建设网络强国

2018年02月02日 15:36 来源: 网络传播杂志

    【导语】建设网络强国需要从基础设施、网络资源、网络技术、法治规范、文化教育等多方面营造健康发展的生态。

邬贺铨

中国工程院院士

    大数据、智能化、移动互联网与云计算和物联网结合的“大智移云”代表了信息技术发展新时代的特征,成为社会发展新引擎。同时,“大智移云”新技术带来新的安全风险。中国正处在转型发展期,电商与移动支付等业务走在全球前列,也引发了新的安全挑战。

    建设网络强国需要从基础设施、网络资源、网络技术、法治规范、文化教育等多方面营造健康发展的生态,抓住信息技术发展机遇,强化创新驱动,发展数字经济,强化网络安全。

    “大智移云”的安全风险  人工智能正在兴起。高德公司预计,未来十年每个应用都会含有一定的人工智能。前不久华为刚刚发布了新的人工智能移动计算平台,即手机上的麒麟970芯片,这个计算平台和传统计算架构相比有50倍能效和25倍性能。5G马上就要来了,可以感受到移动通信峰值速率十年提升千倍。5G能够面向产业互联网,其产生的安全问题对我们整个产业的安全也是至关重要的。  移动互联网本身有多个层次的安全问题,有平台、容器、App、云,涉及身份识别的安全、机密性的数据保护安全,以及管理上的安全。全球移动终端All in程序的来源,木马是最主要的,还有其他种种的来源。手机安全问题比PC更严峻,手机涉及的用户身份信息多,它能定位,可以跟踪;手机上有移动支付,还有银行账号;手机没有办法像PC那样有功能完善的防病毒软件。

    计算能力的分布化、虚拟化和服务化是云计算的技术基础,但安全性和方便性是云计算的制约因素。云计算平台一旦出现故障,将使大规模的服务瘫痪。公用云计算很多企业都在共用,彼此之间看似有隔离,但是否隔离得很好?这种方式也容易导致企业和个人信息的泄露。目前84%的云服务会在合同终止时立即删除客户数据,只有1%的云服务会在24小时内提供安全事件通知;58%的云服务不能提供IP所有权的保证,目前只有6%的云服务完全符合GDPR。

    物联网节点没有安全措施,有访问密码,但较PC和手机都简单,而且容易被破解。物联网节点永远都在线,增加了物联网被木马控制的机会,物联网还往往控制基础设施或生产线,安全风险更大。

    “中国特色”的安全挑战

    什么叫“中国特色”的安全挑战?电子商务,中国的电子商务发展是全球领先的,电商与快递的发展增加了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移动支付,快递发展带动了移动支付,中国移动支付规模是美国的70倍;电信诈骗,中国人出于养老、治病、购房、子女教育等需要有储蓄的传统,个人信息的泄露为网络诈骗提供了市场。

    为什么中国电子商务能发展起来?中国2005年每千人人均营业面积只有18平方米,美国同期是一千平米;百货商店中国大部分是夫妻店、零售店,美国大部分是连锁店;快递员的工资,中国一小时是4美元,美国一小时13美元,快递员数量中国有两百多万,美国才几十万。所以,电商的商业不平衡和快递员劳动力成本低,让中国电子商务发展起来了。2016年,中国电商交易额26.1万亿元,同比增长19.8%,网上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6%,移动客户占到70%,中国电子商务交易额占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  中国有一个特点,移动支付比例高,2016年第三方移动支付中国是8万多亿美元,美国才1千多亿美元。现在支付宝用户已经达5.2亿,余额宝今年6月份规模达到1.13万亿,超过了招商银行的规模。还有手机支付,有扫二维码的,有扫微信的,有手表支付的。现在支付都要用密码,密码也有它的安全性,手机上从0到9排列是固定的,你按密码哪个位置手机有陀螺仪,可以知道密码的位置。  中国还需要通过多种方式来防止电信诈骗。网络方面,电信企业需要实行严格的实名制,并且限制一个用户办多少张卡;通过大数据技术手段加强监管,强化网络安全防护,包括督促互联网企业对搜索引擎、QQ、微信等进行管理,切断不法分子获取个人信息的途径,整治违规的电信线路,禁止网上销售改号软件。

    网络强国的安全生态

    我国建设网络强国面临很大的挑战,如“缺芯失魂”的局面尚未改观、标准与专利竞争越加严峻、频谱与轨道资源协调困难、地址及跟踪服务器资源短缺、网络安全问题需要警钟长鸣、信息安全监管需模式创新、新业态倒逼管理体制改革、数据开放利用缺乏法律保障、数字经济软环境不容乐观等。  美国主导全球互联网标准,2015年底的7400多个互联网标准里,中国主导市场的只有1.2%。2015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西雅图第八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上会见11家美方互联网企业和15家中方互联网企业,中方15家互联网企业的市值是美方11家企业的四分之一,15家中国企业加起来的市值不如美国苹果一家大。所以,在核心技术上,我国同国际先进水平差距悬殊,而一个很突出的原因,是我们的骨干企业没有像微软、英特尔、谷歌、苹果那样形成协同效应。

    我国面临生态危机,美国苹果公司iOS生态已经建立起来,首创内容跟终端捆绑。微软垄断我国桌面操作系统市场的局面一直没有改变,现在云操作系统和物联网操作系统又是新一轮竞争,国产手机操作系统大势已去,要期待后App时代的机会。习近平总书记说,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现代企业的竞争绝对不是一个企业跟一个企业的竞争,而是这个企业控制产业链上下游的话语权和控制力。现在我们面临转到IPv6时代,提供了大批地址。我们要加快IPv6的部署,可是IPv6普及率只有0.3%都不到。我国的13个根服务器,10个在美国、1个在英国、1个在瑞典、1个在日本,我们需要在新IPv6的基础上,解决根服务器问题。

    数据开放方面,中国在2010年全球排72位,2012年全球排78位,2014年全球排70位,2016年全球排63位,这仍跟我们的大国地位不相衬。另外一个开放数据评价标准,叫开放数据晴雨表,中国在2014年是46位,2015年下降到55位。

    个人数据的保护意识方面,德国消费调研公司GFK关于“我愿意分享自己的个人信息以此换取低价或个人服务优惠”的调查显示,愿意牺牲自己的信息获取优惠的,占比最高的是中国,38%的中国人认为个人的信息无所谓,你拿去吧,只要能给我优惠;然后是墨西哥、俄罗斯、意大利;最不愿意透露信息的是德国、法国、巴西、加拿大和荷兰。目前我国个人数据被滥用情况比较严重,损害了个人隐私,关键是要明确个人数据隐私的界定。所以,对法律部门和政府部门是一个挑战。(中国工程院院士 邬贺铨)

关闭

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版权所有
承办: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
技术支持:长安通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4042428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9/09/12 07: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