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实践者】“气二代”王剑琼:玩转气象仪器是很酷的事儿

2017年09月09日 14:08:06 来源: 央视网
  【打印】 【纠错】

图为王剑琼在更换降水采样桶。

    王剑琼至今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登上瓦里关山的情景。

    当时他从西宁出发,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来到瓦里关山脚下,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路爬行7公里才抵达观象台。在实验室和观测场里,全是各种各样看不懂的仪器,跟普通气象站完全不一样。

    王剑琼的母亲是一名气象工作者。作为“气二代”,王剑琼打小就对气象感兴趣。高中毕业后,他报考了成都气象学院(现为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大气科学系环境工程专业。2003年,大学毕业的他被分配回家乡青海,被安排到瓦里关山实习。

    作为我国唯一一个全球级大气本底观测站,瓦里关站是目前欧亚大陆腹地唯一的大陆型全球基准站。台里的仪器基本都是进口的,一旦出故障,返厂维修成本很高。站上2008年刚买的一个新仪器隔年就坏了两次,每次返厂送回美国维修,需要三个月。

    “这么好的设备搁在那里,半年采集不到数据,多可惜啊!”王剑琼于是琢磨着自己学着修。仪器正常运转的时候他不敢动,等到一出故障,专家上山维修时,他就跟上来一探究竟。现在,除了特别复杂的仪器外,王剑琼基本都能修了。

    2010年10月,王剑琼到北京参加完气相色谱仪培训后,带着一大堆零部件和图纸回到瓦里关,一个人连干4天,组装出一台气相色谱仪。从此,瓦里关成为全国四个本底站中最先安装运行气相色谱仪的站点,这种仪器至今仍是站上最复杂的设备。

    在王剑琼眼里,能“玩转”这些仪器是很酷的事儿。

    王剑琼的妻子薛丽梅是他的大学同学,毕业后,薛丽梅从青岛远赴西宁嫁给他。结婚这么多年,王剑琼常常要上山值班,一待就是10天。不值班的时候,他还时不时跑到山上处理紧急情况。王剑琼明白自己对妻子亏欠太多,好在妻子非常理解他这份工作的意义,揽下家中所有事务,尽量不让王剑琼分心。

    如今,台里有10个人轮流值班,每组两人。虽然大多数工作人员来自海拔约2000米的青海省西宁市,但每次换班时依然要经历高原反应。“如同背着30斤的行李,爬两步楼梯就气喘吁吁,嘴唇发紫,最怵的是缺氧,头两天几乎睡不着觉。”王剑琼说。

    一次,台里一个设备遭雷击坏了,考虑到王剑琼过几天要接受采访,一个同事就建议他“等记者来了再修”,可以好好露一手。可王剑琼等不了这么久,他熬夜把机器给修好了。同事“骂”他不“机灵”,他也只好笑呵呵地听着。

    搭班的人之间有时会有救命的恩情。2006年10月,年轻气盛的王剑琼拖着患感冒的身子上山,工作中突然眼前一黑晕倒了。幸好当时另一名观测员刘鹏就在身旁,刘鹏的妻子又是医生,一番折腾才把他救醒。

    在探索科学的道路上,这些情义是激励王剑琼前行的重要力量。

    13年来,王剑琼完成了对以往所有臭氧总量原始数据和报表的整理工作,保证了数据的完整性和连续性,建立了我国本底站温室气体及相关微量成分观测方法及流程,对温室气体数据进行筛分和质控,获得较为完备的数据序列。

    “科技发展带来的便捷令人惊叹。新的仪器又准又快又操作简单。我做的东西还很浅,不能被称为科学家。但我希望在有限的生命里,能照顾好家人,和同事一起做些有意义的事。”王剑琼说。(材料来源:中国气象报 新华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