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国防行】一路向北,从北京到北疆

2017年07月18日 10:02:06 来源: 中国军网
  【打印】 【纠错】

一路向北,航向偏东,夕阳一直在飞机航线的左面。

    一路向北,我们出发,从北京到北疆。

    昨天,“同心共筑强军梦”网络媒体国防行活动启程,我们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出发,乘飞机奔赴东北边疆。

    正午时分,汽车驶向机场,天气异常闷热,空气似乎在燃烧,连车窗都辐射着热浪。打开电子地图,我们此行的第一站牡丹江赫然在目。牡丹江,好美的名字。机场的名字也很有诗意——海浪。第一个驿站,名字有江有海有花卉,诗情画意扑面而来。

    北京如此暑热,东北清凉吗?打开手机上的天气预报,牡丹江只有21℃!还有小雨!顿时好比身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看到南极仙翁身裹寒气翩翩而来。人还在北京,已经心驰神往。

    此程兵发何方?为何风雨兼程?当飞机跃上天穹,手机关闭,身在信息网络时代的我们,短暂地处在断网的两个多小时。闭目细想,在今后的7天中,我们将和60多家网络媒体的100多名同事们一起,踏访17个军营。作为北线的一支小分队,我们将从牡丹江前往乌苏里江、抚远、东方第一哨、黑瞎子岛、海拉尔、阿尔山……

    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今天我们此程之远,自不必言。此程之险,绝难发生。因为这一路,多是一马平川。然而,我们此程所到之处,都与国防这个铁血话题息息相关。

    东北这块富饶美丽的大地,长期以来被外寇觊觎。当年,日军中佐参谋石原莞尔,第一次从朝鲜坐火车进入中国东北,看到那连绵起伏的山脉密林、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眼睛好像被焊在了望远镜上,痴痴呆呆地看了3天。火车到了大连,他一头闷进旅馆,两天两夜,炮制了”九一八”事变计划……

    如今,我们飞行在东北上空。大东北,大东北,一望无际的大东北。今天的我们,已经很难想像当年那双眼睛看到的一切,究竟是怎样震撼了这个从蕞尔小岛踏上东亚大陆白山黑水的贪婪浪人。巨大的诱惑,支撑巨大的野心。巨大的冒险,又来自于巨大的蔑视。石原莞尔曾经狂妄地说:对付张学良的东北军,日本根本不用拔刀,用一把竹刀就可以吓退他们。结果,他的预言真的得逞了。“九一八”事变,几乎完全是按照他的计划发生的。

    飞机一路向北,航向北偏东。当金黄色的阳光,从青乌色的云层罅隙里射出,好像青花瓷和珐琅彩融合在一起,我们已经飞临牡丹江上空。机翼下,一片璀璨的灯海。

凌晨4点30分,从高楼俯瞰牡丹江。

    这片和平的灯光,这块美丽的土地,与今天守望她的中国军人之间,有太多的家国渊源、历史情愫。从北京到北疆,这几天,我们就要通过我们的观察和叩问,一探究竟,从军营生活、边防一线的点点滴滴萃取新的发现和感悟。

    走下飞机,清凉如约而至。抬头看机场大厅的日历:7月17日。查阅“历史上的今天”,心中凛然一震:1935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溺水身亡,时年23岁。他谱曲的《义勇军进行曲》,后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这首激昂的战歌,就诞生在东北沦陷的年代。如今,一天之内在我们耳边两次奏响。一次是“同心共筑强军梦”网络媒体国防行启动仪式上,一次是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迎宾仪式演示时。

    这一程,还有多少次国歌奏响?期待天亮,我们来到军营。

    天亮了,又是为之一惊:凌晨4点30分,牡丹江的太阳已经升得很高。

    日落,我们到达。日出,我们出发!(记者武天敏、王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