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表情的视觉语言分析及思考

2016年12月23日 18:34:40 来源: 网络传播杂志
  【打印】 【纠错】

    2015年底,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评选出了一年一度的《牛津词典》2015年度词汇,网络表情Emoji的“笑哭脸”(Face with Tears of Joy,意为“喜极而泣的笑脸”)当选,这是出版社首次将该称号颁发给一个网络表情。另据德国通信机构Faktor3的调查结果,“笑哭脸”是2015年全球社交网站使用最频繁的Emoji表情,仅在“推特”上的使用就高达65亿次。而在中国,据腾讯官方消息,微信表情商店的表情每天发送超过2亿次。这意味着,在全球范围内网络表情已日渐成为网民在沟通交流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方式。

    2016年1月,两岸年轻网民在网络社交媒体脸书上使用自创表情包,进行了有关反台独的交流,形式生动、观点鲜明、交锋激烈,成为一场参与度、关注度均较高的两岸民间思想交流活动,被媒体称为“FB表情包大战”。本文借鉴视觉语言的相关理论对其进行分析,并探讨其作用、存在问题及对策。

    网络表情在中国的发展简史

    网络表情是人们在网络交流时用以传递信息,尤其是思想感情信息的一种视觉语言,按其表现形式可分为字符表情和图片表情两种。其中,图片表情又可分为纯图形、文字与图形相结合两种。目前流行于我国的表情包大多为图片表情,其中往往同时包含两种类型。

    我国于1994年接入国际互联网,但互联网真正开始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是在1997年。而从1997年至今,三种类型的网络表情先后出现:首先是字符表情,即主要采用较为单调的纯字符加以表示的网络表情,例如,用“:)”“:P”和“:D”分别表示“微笑”“吐舌头笑”和“大笑”;其次是纯图形的图片表情,其中以QQ默认表情最为流行。腾讯的QQ默认表情于2003年出现,包括面部表情、物品、身体姿态等多种图形,历经多次修订,成为中国应用最广泛的网络表情。原生于日本的世界级网络表情Emoji表情这时亦开始在中国应用;最后出现的是文字与图形相结合的图片表情,其中较为典型的如暴走漫画风格的表情包和各种卡通主题的表情包。例如,姚明版、兵库北版、金馆长版的暴走漫画表情包和阿狸、悠嘻猴、兔斯基题材的表情包都曾红极一时。

    网络表情视觉语言构成要素

    视觉语言是由不同的视觉构成要素按照一定的设计原则组合在一起,用以传达特定意义的符号系统。视觉语言的构成要素主要包括文字、色彩和图形,不同类型的网络表情的视觉构成要素和设计特点亦有所不同。

    第一,字符表情。由纯字符组成,其视觉构成要素主要为字符。字符表情中的字符由标点符号、特殊字符和英文字母等组成,以象形的方式表现面部表情、身体姿态及其衍生的心理状态。例如,网络表情“:-O”横看形似张大嘴巴的人脸,表示“惊讶”;“:-/”则形似撇着嘴巴的脸部,表示“怀疑”。由于字符表情可以无缝嵌入到文字内容中,因此字体、字号、文字颜色及背景色等排版设计通常以自然、和谐为原则,随所嵌入的文字内容的排版设计的变化而变化。

    第二,纯图形的图片表情。其视觉构成要素主要为图形和色彩,图形通常具有形象独特、表情鲜明的特点,而不同题材的图片表情又具有不同的视觉表现风格。例如,QQ默认表情包主要采用了黄种人形象和企鹅形象,线条简洁流畅,形状稚拙古朴,色彩明快大方,气韵生动传神。又如姚明暴漫表情包,主色调为黑白两色,运用白描手法,线条凝练、笔触奔放、色彩单一、表情夸张,瞬间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第三,文字与图形相结合的图片表情。其视觉构成要素主要有文字、图形和色彩。其中图形、色彩部分的特点与纯图形的图片表情相似,而文字部分,流行于我国网络中的图片表情的文字以中文为主,通常带有网络流行文化的烙印,具有口语化、娱乐化的特点。关于图片表情中文字与图形的结合,在内容方面,文字是图形的再现、诠释和深化,图形是文字直观而形象的体现。

    如何破解网络表情存在的难题

    在两岸网民“FB表情包大战”中,大陆年轻网民自发组织,以文化交流和反“台独”为目的,主要使用了文字与图形相结合的图片表情作为沟通方式。

    在他们所使用的图片表情中,图形部分包括了大陆美景美食、黄子韬、尔康、天线宝宝等多种题材;文字部分则包罗万象,内容从互相“呛声”到愉快聊天,话题从“大陆的美景美食美德”“大陆的影视剧”到“简体字与繁体字之争”再到“台湾的历史知识”“台湾的地位”……这些网络表情亦庄亦谐,亦雅亦俗,在体现大陆多元、开放、富有生机的网络文化的同时,也深化了双方对两岸关系的正确认知。

    但是,网络表情作为一种相对新兴的事物,在创作、使用或监管上都难免存在一些问题,那么,在网络表情的应用中要注意什么?采取哪些相应对策?

    第一,部分网络表情本身存在不符合语言规范、低俗等问题。例如,广泛流传于网络的“然并卵”网络表情,其中文字“然并卵”是“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缩略语,有生造词汇与词义消极颓废之嫌。又如,2015年,某公司推出的“竖中指”图片表情,这一手势在世界范围内均被视为用以侮辱人的、不礼貌的、粗俗的手势,因此引起了较大争议。

    第二,与一般语言一词多义、多词近义的情况类似,网络表情亦存在多义、近义等现象,运用或理解不当极易产生歧义。例如,字符表情“Orz”形似一个人跪在地上的样子,既可以用来形容失意或沮丧的心情,也可以表示“五体投地”、佩服及膜拜的意思。

    第三,网络表情的监管具有较大难度。目前,网络表情的监管主要适用国家有关网络信息传播的各种政策与规定,这些规定使得网络表情的创作、使用与监管有了清晰的法律法规依据。但是,网络表情的监管仍然存在诸多难题,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一是由于多数网络表情采取图片格式,且数量众多、传播迅速、范围广泛,因此给监管技术、装备、人员素质和管控过程带来较大的挑战;二是由于网络表情大多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传播,因此对其的监管稍有不当,可能涉嫌对个人隐私的侵犯。而要解决这两大难题,首先要求监管机构加大监管投入,攻克技术难关,提高监管能力,创新监管方式,在尽可能维护个人隐私的基础上采取有效的监管措施;其次还要求全社会通力合作,建立和完善互联网行业自律机制,加强网民的网络媒体素养教育,并呼吁社会公众共同参与监督。(文 / 何竞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