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出行浪尖上的舞者

2016年12月23日 18:28:03 来源: 网络传播杂志
  【打印】 【纠错】

    8月1日,一场出行领域的收购大戏几经起伏,在真与假的猜测中终于尘埃落定:滴滴与Uber中国正式对外公布,滴滴出行将收购Uber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资产。这意味着,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将掌握350亿美金的估值。

    年少经事,程维不到而立之年便决心用互联网技术改变人们的出行状况。“滴滴是一家年轻的创业公司,我们是一个年轻的创业团队。”这是程维在很多场合演讲的开场白。至今,滴滴的发展轨迹刚刚走过四年。

    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就会给你开一扇窗

    在创立滴滴之前,程维是阿里巴巴最年轻的区域经理,积累了扎实的销售经验和能力。下定决心创业后,他仍在阿里待了9个月,思考创业方向。不可否认,这一代创业者或多或少地都生活在巨头的阴影里。“但在细分领域,如果做得足够好,一定能够打败巨头。”程维便是以这样的思路,开启了打造一站式移动出行信息平台的创业之路。

    找来几个合作伙伴,手中握着80万资金,程维在中关村创立了小桔科技公司。2012年秋,程维带着技术团队研发的打车软件向北京市交通委做演示,两次呼叫后,30秒过去了,一次都没有响应。“我当时就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关键时刻它居然不响应。”回忆起当时的尴尬场景,程维现在仍会脸红。就是这次失败的演示,让程维感受到了技术短板是怎样一种切肤之痛,也为日后建立滴滴研究院埋下了伏笔。

    攻克软件难关后,当务之急是寻找出租车司机进行合作。而当时的情况是,100个司机中只有不到20个人有智能手机,如何说服司机安装软件便是不小的挑战。程维团队计划两个月安装1000个,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残酷,他们一天只能安装七八个,超过10个便是巨大的突破。“我真的不知道公司什么时候能做起来”,但程维接着又说,“当你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就会给你开一扇窗。”

    这扇窗,便是2012年冬天的一场大雪。

    2012年11月3日,北京下了一场大雪。那一天,滴滴打车上线以来订单首次突破1000个,在那场大雪后,滴滴的订单量呈爆发式增长。随后,滴滴开始开疆拓土:2014年8月,滴滴专车上线;2015年5月,滴滴快车推出;2015年6月,滴滴顺风车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滴滴代驾、滴滴巴士、滴滴试驾等,一站式出行平台的架构逐渐完整。

    程维自己不会开车,但他和他的同事用互联网技术连接了中国超过一千万辆汽车,用分享经济的模式为超过3亿的用户提供出行服务。

    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

    程维决定做打车软件的那一年,智能手机尚未全面普及,定位系统并不稳定,“互联网+”仍未红火,网络约车还是新鲜事物,在交够了市场教育的学费后,滴滴的竞争对手也如雨后春笋般成长壮大起来。

    2013年,滴滴开始跟他的第一个对手摇摇招车过招,而赢下摇摇靠的是对发展方向的判断力和执行力。前脚刚结束与摇摇招车的竞争,后脚杭州的快的便拔地而起,隔着京杭大运河与滴滴南北较劲。为此,程维和快的CEO吕传伟各自放大招—这是一场“支付+红包”的大战,是出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公司之间的一次战斗,也是你来我往、不断攻守转换的一次交手。作为滴滴出资方的腾讯CEO马化腾事后回忆这场大战时称,就像高手过招一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从日亏损2000万到日亏损4000万,谁也不敢率先停止。直到2015年2月14日,滴滴和快的一拍即合,过上了“情人节”。程维跟吕传伟签署协议的时候,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Uber强势进入中国,程维遇到了严重挑战。Uber CEO卡兰尼克找到滴滴,对程维提出:要么接受其40%入股的要求,要么Uber会在中国投入超过10亿美金。这次不愉快的会面触动了程维的神经,更加坚定了他打造中国人领导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的决心。

    2015年5月25日,滴滴为应对Uber挑战上线了滴滴快车,启动橙色星期一活动,持续两周,让全民免费坐快车。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程维的决心有了成效,今年8月1日,滴滴宣布收购Uber中国,完成了大案并购。

    万物互联是个美好的愿景

    在中国,根据现行客运管理规定,非出租车的揽客行为通常被视作“非法运营”。程维是出行行业变革的开创者,他正在与一项多年来不曾打破的旧体制博弈——出租车垄断制度,除了将出租车联网,他还将触角伸向专车领域。

    专车进入公共运营行业,被一些地方政府认为是“侵犯”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既得利益,然而,今年7月28日,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宣布网约车合法,这也是全球范围内第一部国家级的网约车法规。

    行走在与旧体制博弈的边缘,程维对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信念坚定不移。互联网的发展会改变传统产业的生产、经营方式,最终促进产业变革。“互联网催生了分享经济,而分享经济改变了我们社会资源的分配方式。”程维的这种坚持,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周其仁看来,是在促进一场翻天覆地的改革。“看到滴滴,就像当年看到小岗村一样”。

    当年安徽小岗村的18名农民冒着极大风险,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摁下手印,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38年后,推动互联网时代的“小岗村”改革绝非易事,程维把自己的这种状态形容为没有尽头的路。“就像一艘船,船长是不能弃船的,船沉了船长要跟着一起死。”程维深知,滴滴把住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浪尖”,会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浪潮中前行。(文/本刊记者 潘树琼 漫画/朱自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