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微博的话语表达解析

2016年12月22日 14:34:38 来源: 网络传播杂志
  【打印】 【纠错】

    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日前联合发新规,2016年10月1日起,微博朋友圈也能作刑案证据。供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以社交网站、微博、博客、论坛、播客、维基、内容社区等为代表的社会媒体的崛起,正在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不可预估的影响。传播学者安德烈·M·开普勒和迈克尔·亨莱因将社会媒体定义为:“一系列建立在WEB2.0的技术和意识形态基础上的网络应用,它允许用户自己生产内容(UGC)的创造和交流。”

    2010年12月,美通社发布的首个中国记者社交媒体工作使用习惯调查报告显示,超过60%的记者曾经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线索或联系采访对象,47.7%的记者经常使用微博。社会媒体人人都是传播者的氛围,改变了传统媒体单向性的传播方式,使信息的生产和扩散显现出爆炸式的传播效应。很多在新闻事件中作为直击者的媒体人,对于事件本身具有社会公众不可匹敌的知情权和接触度,这使其在信息的掌握程度和权威性等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也使得他们对新闻事件的表述与碎片化、情绪化的民意表达之间存在差异。同时,受网络生态环境的影响,其微博表达又呈现出与传统新闻语言截然不同的话语方式。

    人文化、情感化的叙述视角

    虽然深度报道在传统媒体中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整体而言对细节的表述仍然很容易被忽视。由于社会媒体是在传统媒体发布信息基础上的延伸、扩展和补充,因此大量被过滤、忽略、遗漏、删减的新闻细节能够通过社会媒体得到披露,实际上,这样的细节化叙述不仅使得新闻事件尽可能逼近事情的真相,同时也使新闻事件的叙述更具有人文化的色彩。

    特别是在重大的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面前,人文化叙述视角的引入,能使情感倾向通过客观真实的细节描述和展现精神力量场面的呈现,将视角从概念化的国家共同体转向具体的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从而使报道获取积极的社会效应。

    例如,在2 011年的“7·2 3”温州动车事故中,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创造的“高铁体”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开来,网民对于“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的引用和戏仿,显示出的是对官方信息发布不及时不透明以及新闻语言官僚气息浓重的不满和反感。相较之下,部分媒体人在社会媒体上发布的具有“温度”和人文关怀的言论则获得了强烈的情感共振,如媒体人童大焕发表的评论《中国,请你慢些走》: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人都不被“时代”抛下,每一个人都顺利平安地抵达终点!这条微博在一天之内引发数万人的转载和评论,其流露出的历史反思精神和人本主义观念,有助于抚平社会公众的心理创伤,缓和社会对立情绪。

    知性、理性化的内容表述

    专业知识和专家意见能怎样左右舆论导向?在2009年的农夫山泉“砒霜门”事件和同年上海“楼垮垮”事件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在传统媒体报道中引入专家视角是较为普遍的做法,而媒体人在微博中知性的内容表述是传统媒体报道中专家视角的延续和扩展。这种表述有别于传统媒体严肃刻板的制度话语,带有更为强烈的个性化色彩,同时也有别于枯燥晦涩的经院话语,具有知识普及的通俗性特点。

    社会分工的高度发展造成知识的分化和隔离,爆炸式传播的资讯信息选择性地嵌入以微博为核心的圈子,知识分享和兴趣分享成为划分不同圈子的依据。媒体人的微博标签往往与其关注的行业或职业直接相关,网民可以通过搜索功能和关注功能寻找到他们感兴趣的微博,并加入到话题的讨论之中。

    以足球为例,每逢世界杯、欧洲杯、亚洲杯等重要的足球赛事,韩乔生、贺炜、詹俊、黄健翔等知名足球评论员的微博上都会聚拢大批的足球爱好者。其微博话题也往往围绕着足球展开,无论是球队背景的介绍、赛事的评点和预测、球队战术的讲解,还是足球的历史知识、球员轶事和场外花絮等皆能引来数以百计的评论和转发。共同的兴趣构成了微博“小社会”内的情感认同基础,而媒体人发起话题,以专业化程度较高的发言起到了对集体言论和行动的直接引导和激励作用,从而实现对舆论的整合。

    此外,社会媒体开放性的特点使其更像是一个多元意见相互博弈的场域,而知性和理性的表达相较于情绪化的发言,显然更易于获取舆论的支持。新闻工作者的专业特点,使媒体人即便是在社会媒体发言时也能够坚持真实性和客观性的维度,并具备控制表述重点和舆论导向的能力,以去感情化的叙述和理性观察者的姿态获取公众的信任。

    智性、风格化的语言方式

    知名媒体人在微博上发布的信息能够迅速在各大博客、论坛、社区等媒介上传播,仍然取决于其个性化的表达方式,这决定了其在同级别的媒体人微博中的竞争能力。其中最容易引起“围观”、转发和效仿的显然是智性、风格化的表达方式。

    微博发布大部分有字数限制,例如新浪微博规定每条限制在140字内,因此要求作者必须以精简的语言实现信息容量的最大化,这样的表达方式显然是与快节奏和碎片化的现代生活相适应的。例如,2012年,《中国青年报》编辑曹林在微博上对宁波PX项目给予评论:“街头政治压力下,宁波放弃PX。不闹不解决,一闹就解决,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结果是可以预期的。这不是法律的裁决,而是政治的结果,街头政治逼迫,在各地已有传染性。”可以看出,理智性的表达方式使复杂的新闻事件得以高度浓缩和概括。

    微博新闻段子借助段子的外在形式,通过以复制和戏仿为特征的大众文化传播方式向公众传递新闻信息和价值判断,也应将之视为一种传播行为。例如,2010年,《新周刊》微博吐槽广州召开亚运会时公交地铁免费制度的段子:“广州公交地铁免费30天,坐车需谨慎:小心西服进去,三点式出来;姚明进去,潘长江出来;少女进去,少妇出来;水桶腰进去,水蛇腰出来”,以形象生动的表述批评了广州亚运会期间的管理问题,同时保证了应有的格调,较之官话、套话连篇却不触及实际弊端的新闻报道,显然具有更好的传播效果。

    应该指出的是,智性、风格化的语言风格并不等同于肤浅庸俗、为搞笑而搞笑的恶搞,同样可以在针砭时弊的过程中体现出思想的深刻性。微博新闻并不注重文学表达的精神高度和审美品位,而是讲求信息传递的效率,因此段子化、语录体在一段时间内仍然是微博新闻的主流。(黄达安:广西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博士。本文是广西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委托课题(16WTXW03)、广西高校中青年教师基础能力提升项目(KY2016YB017)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Andreas M Kaplan, Michael Haenlein,“Users of the world, unite! The challengesand oppor tunities of Social Media”,Business Horizons,2010,53(1),pp.59-68.

    2.段永朝:《互联网:碎片化生存》,北京:中信出版社,2009年版,第152页。

    3.杨晓茹:《传播学视域中的微博研究》,《当代传播》,2010年第2期。

    4.叶秀山:《叶秀山文集·美学卷》,重庆出版社,2000年版,第807~813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