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重塑社会生活标准

2016年12月22日 14:34:54 来源: 网络传播杂志
  【打印】 【纠错】

    【导语】分享经济正在重塑未来社会生活标准,一个人与社会分享得越多,不仅得到的物质财富越多,而且与社会分享的精神财富也越多

    2016年9月23日,福建福州,2016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分论坛在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分论坛之分享·国际公开课,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丹妮拉·鲁斯教授带来关于《AI与机器人的未来》主题演讲。供图/CFP

    “互联网+”再度发力,一次静悄悄的经济革命在酝酿中。在渐次诞生的各种新经济业态中,最令人瞩目的无疑是分享经济。

    从传统分享经济到现代分享经济

    传统的分享经济可分为马克思主义的分享经济学与西方分享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的分享经济学,是以社会经济制度变革为研究对象,西方经济学则是从分配制度角度研究分享经济学的。而目前正在世界范围内兴起的分享经济,是互联网技术加生态文明催化下的新经济业态。互联网时代的分享经济与传统分享经济,虽然其目标都是实现社会资源和福利共同分享,但他们之间有很大差别。

    一是催发分享经济的动力不同。传统分享经济兴起的动力是社会财富在企业内部与社会制度框架下存在的不公平,而现代分享经济兴起的动力是互联网技术和人类面临的能源环境危机压力,它为社会分享自己闲置或暂时不用的物品提供了交换分享的可能。

    二是分享内容不同。传统分享经济的分享对象是企业利润和社会财富,而现代的分享经济分享的是个人和家庭闲置的剩余物品。

    三是运行模式不同。传统分享经济是通过制度创新来实现的,制度是维系分享经济的关键所在;而现代兴起的分享经济是一场民间自发形成的新经济业态革命,是一种全新的市场交换经济。

    四是最终形成结果不同。传统的分享经济追求的是一种能够实现公平分享财富的理想制度;而现代分享经济则衍生出分享的消费方式和商业模式,是一种使物尽其用,更加节约能耗、节约社会资源的新经济形态。

    现代分享经济的类型与特征

    目前正在兴起的以互联网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分享经济,呈现出百花齐放、多种模式并存的新格局。

    有偿分享模式。有偿分享是目前发展最快也较为普遍的一种模式。该模式是将自己剩余或暂时不用的物品,通过收取租金有偿让渡给别人分享。目前发展最成功的空中食宿(Airbnb)就属于典型的有偿分享模式。其业务模式十分清晰:有闲置房间的家庭在网站上发布自家的空房信息,不想找酒店入住的租客通过上网查找住宿信息,一旦租赁双方达成一致,租客就可以进行在线付费和实地入住。

    对等分享模式。该模式是双方通过互相交换使用财产,不向对方支付报酬而形成的分享经济。比如你要去外地旅行,可以和外地要来你这里旅行的人换房子住。相对于有偿分享模式而言,对等分享模式没有有偿分享模式那样简单,但有其独特优势。比如目前国内所推动的城乡儿童手拉手体验成长快乐活动,就是一种典型的对等分享模式。

    劳务分享模式。在现代分享经济中,人们不仅可以出售自己多余的产品,还可以出售自己的时间,比如承接遛狗、取回干洗衣物或组装家具以及养老服务等杂活,这种以出售多余劳务为内容的分享经济被称为劳务分享经济。在美国有一家创业公司Instacart,凭借1小时送货上门服务的业务,在短短两年半时间内估值一路飙升,在硅谷脱颖而出,并登上2014年度福布斯潜力企业榜榜首。

    众筹分享模式。众筹(Crowdfunding)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该词是舶来品,但这个形式在中国自古有之。中国古代的庙宇和乡村祠堂建设,大部分采用的就是这种方式。现代众筹是指用互联网平台进行资金筹集。同样,现代众筹筹资目标也包含了分享投资对象,不纯粹是为了筹集资金。目前,众筹分享主要集中在电影视频、音乐和出版、文化创意、房地产等项目。基于互联网思维以众筹方式建立起来的茶楼或者咖啡馆在杭州、北京、深圳等创业氛围浓厚的城市开始风靡起来。

    新乡村分享经济。如果从空间视角考察分享经济,正在兴起的乡村分享经济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领域。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世界最早和最成熟的分享经济是在中国古代乡村。在中国古代乡村,私有制土地所创造的财富只是维系乡村经济和生活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古代乡村的分享经济。乡村分享经济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有形的乡村经济,如公地、寺庙、祠堂等公共设施和公共保障财富;还有一部分是无形的乡村财富,这种村民共享的财富是由乡村伦理关系衍生出来的互助经济,如村民之间的借贷,在盖房、婚丧嫁娶等事情中相互无偿帮忙等。

    推动分享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

    把分享经济兴起看成是互联网单一的作用,不仅不全面,也不能真正认识分享经济的本质内涵。对分享经济的认识必须在互联网之后加上生态文明新时代这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如果说互联网为分享经济兴起提供了技术支持,那么生态文明则提供了三大内生动力,值得我们关注。

    首先,环保意识的自觉。目前兴起的分享经济正包含着一种全新的机制,传统工业经济追求生产最大化,而现代分享经济是对闲置物品利用的最大化。传统工业经济必须不断生产出新产品,才能产生价值,而分享经济将闲置的东西充分利用,就会产生新价值。目前发达国家家庭拥有物品的实际使用率不到60%。耗费大量能源、污染生存环境生产出大量产品,却有一半几乎是闲置的,这显然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而分享经济所要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

    其次是精神分享自觉。推动分享经济的另一个内在动力,就是当代人类精神消费分享意识的觉醒。工业文明给当代人类带来的负效应,不仅仅是看得见的能源环境危机,还有看不见的精神缺失危机。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就可以发现正在兴起的分享经济中包含有社会对精神消费的内在动力。人们在分享经济中,分享的不仅仅是闲置产品,同时也以这种方式分享一种精神文化。

    第三,新生活方式的自觉。在传统生活价值体系中,被社会文化认可的生活方式,是一种拥有多寡比赛的生活方式。而在分享经济时代,这些被传统社会认可的生活价值观,遭到颠覆性改变。分享经济正在重塑未来社会生活标准,一个人与社会分享得越多,不仅得到的物质财富越多,而且与社会分享的精神财富也越多。(张孝德: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导;牟维勇:国家行政学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