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闲置“窝里”取“真金”

2016年12月22日 14:34:54 来源: 网络传播杂志
  【打印】 【纠错】

    【导语】未来小猪要做的是建立一个更大的战略平台,在整个住宿领域建立大生态圈

女排前国手薛明携手“小猪”打造花房住宿。供图/小猪

    “2016年8月2日,小猪四周年生日,也是我当小猪房东的第1120天。”小猪CEO陈驰在他的房东日记里写道,“成为小猪房东的三年多时间里,我接待了差不多360个来自大江南北的房客。分享经济不仅是闲置资源之间的分享,更具有社交功能。打开家门,让陌生人住进来,从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变成很自然很美好的事。”

    小猪短租创立于2012年8月。近年来,短租经济方兴未艾,4G网络广泛应用、Wi-Fi大面积覆盖、应用平台软件开发花样翻新……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手机应用的推广普及,给租住双方都带来极大的便捷。跟来自美国的Airbnb(空中食宿)一样,小猪短租搭建了一个平台,把有闲置房屋的房主和有短期住宿需求的房客连接起来,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核心理念——分享经济。

    2016年6月15日,小猪短租宣布更名为小猪。目前,小猪已进入国内301个城市,拥有房源约10万套,估值约5亿美金。“四年来,小猪从0到1,重构社会信任体系、确定分享经济服务标准、形成分享经济生态圈。未来五年,小猪社区可能实现类淘宝村的自然复制,数量将快速增长,分享经济将步入大繁荣时代。”陈驰说。

    陌生人贴心靠“人情”

    陈驰深知,分享经济是基于陌生人社会信用体系重建的过程,这个重建的过程需要人与人之间产生信任共鸣。然而,实现“信任”的道路不好走,租房离不开充足的房东和租户客源,小猪初创,面对陌生人社会,人们彼此之间并不信任,没有足够的房东,也没有足够的资金。

    为了实现从0到1,陈驰首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希望她把空房间分享出来。起初,母亲因担心安全问题而拒绝:“陌生人来家里,对我心里的冲击很大,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坐哪儿。”为消除母亲的担忧,陈驰只好说:“房客和我们是熟人,家乡治安也挺好,不会有人偷家里东西的。”就这样,母亲妥协了,家里迎来了第一位房客。如今,陈驰的母亲和每个“室友”都相处很融洽。

    陈驰不仅说服母亲和身边的人,还亲自上阵,从创建小猪开始他就一直在做房东。在日记里他这样写道:“初创小猪平台的时候用户很少,绝大多数人还抱着质疑的态度,这种时候,你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敢于接受你的人。”

    从江苏来北京当志愿者的女学生兮兮是陈驰在小猪接待的第一个房客。陈驰把沙发租给她,当时他在出差,于是拜托同事帮忙接待。等陈驰回家时看到了兮兮留下的一封信,信中感谢陈驰把沙发、房子、冰箱给她使用,并感谢对她的信任。

    第一个订单给了陈驰莫大的鼓舞,在他的带领下,小猪初创团队不仅纷纷分享出了自己的房子,也开始沿着自己的社交关系,鼓励自己的亲戚朋友在小猪平台上做房东。正是凭着最开始的这股韧劲,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一系列数据显示,小猪从当年的蹒跚学步已经变成飞速奔跑:2016年,小猪上的订单量同比2015年增加500%;每天新增房源300个,每晚有7000多个房间在小猪上被分享;全国房源同比2015年增长350%……

    第二职业日赚“斗金”

    对于80后黄女士来说,除了建筑设计师,2015年5月,她又多了一重身份,成为小猪平台上的一名“包租婆”。

    “今年刚刚又审核通过一间,目前我已经有三间房在小猪上放租。”在2015年的一次出国旅游中,黄女士曾选择在短租平台上订了一间民宿,当时家庭式的居住体验让她印象深刻,厨房、洗衣机、冰箱等,已成为大多数短租的贴心标配。“不同于酒店的房客式服务,房东会乐意与你交朋友,也可以感受不同地方的家庭氛围。”回到广州后,当她和另外两个朋友聊起此事,三人一拍即合,于是选择了一套两居室来发展当房东这项副业,而这项副业已为黄女士带来了超过20万元的年收益。

    而对于秦皇岛赤土山新村的村民们来说,小猪这样的房屋分享平台为他们“讨生计”省了不少力。该村大多为回迁户,闲置房产较多,距离当地知名景点老虎石浴场、浅水湾浴场、鸽子窝不远,交通便利,村民普遍做短租,以旅游业为主要经济来源。此前,村民们多在火车站、高速路出口、大街上举牌揽客,直到2016年秦皇岛市政府为建立良好的旅游环境,要求统一通过短租平台和旅游平台招租。最先在小猪平台做短租的几个街坊邻居成为分享经济的“使者”,经过口口相传后,如今该村小猪房东已超60名,占全村人数1/5,平时房源入住率超50%,最高达95%。

    2016年2月1日,小猪首次发布2015年度中国短租行业趋势报告:80后、90后年轻白领最乐于体验分享经济;女性比男性更信任陌生人;通过闲置房分享,短租房东最高年收入达52万。

    居住自由主义是方向

    去故宫里找一些房间来做“住在皇宫”的住宿体验、在鸟巢里做一场以音乐为主题的露营夜宿活动、到自然博物馆里的恐龙展厅做一次博物馆奇妙夜的体验……通过标新立异的住宿方式来讲故事和传播品牌,这是Airbnb最擅长的点,也是小猪正在学习的地方。

    2015年下半年,小猪发起了“城市之光”计划——书店住宿新模式;2015年9月,加入小猪的资深媒体人潘采夫把作家古清生请出来做房东,并把他位于神农架茫茫深山中的小楼搬上小猪平台;2016年5月,小猪启动“乡村美宿”计划,联合设计师团队打造“新乡村桃花源”。

    “小猪在国内房屋分享领域一直是本土化创新的领头羊,乐意去做分享经济的使者。”陈驰透露,未来小猪要做的是建立一个更大的战略平台,在整个住宿领域建立大生态圈。这个生态圈不仅包含短租,也包括由此产生的保洁服务、就业、装修、摄影、智能设备、长租、旅游等。目前,小猪在智能门锁、连接管家平台、提升实拍服务等多方面已着手推广。如今,小猪还处在去中心化进程中,生态圈的建立刚起步,平台将成为这些产业链的连接者。

    未来房屋分享市场短租的标准化是关键,小猪推出了“无忧入住”计划,通过房源验真、身份验证、上门实拍、智能门锁免费安装、小猪管家、“芝麻分”免押金、“花呗”支付、住宿旅客意外伤害保险与家庭财产综合保险八项服务,全方位构建起独有的分享经济服务链条。

    “我们把‘小猪短租’的品牌名已经彻底替换成了‘小猪’,而slogan(口号)也从‘有人情味的住宿’升级成了‘居住自由主义’。”陈驰在致员工的内部信中说,脱掉“短租”的后缀意味着小猪未来也不仅局限在短租领域,短租只是分享经济里很小的一部分;用户选择小猪,是因为这个平台释放了他们内心对居住自由的一种需求,所以小猪把居住自由主义作为未来努力的方向。(文 / 本刊记者 刘沁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