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永锵:老骥知天命 伏枥再前行

2016年12月22日 14:37:25 来源: 网络传播杂志
  【打印】 【纠错】

    【导语】在还未达成前后许下的两个三年之约之时,就做出将一手带大的优酷这个“亲孩子”送走的决定,也许对于出生于1966年的他这位“老父亲”来说是一种再前行

    自合一集团被阿里巴巴整体收购并完成私有化以来,围绕着合一集团CEO古永锵的离职传闻便不曾停息。9月,有媒体爆料,合一集团正处于管理层调整中,古永锵将卸任合一集团CEO职务,仍保留阿里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产业发展委员会主席职务。

    随后,合一集团互联网文化娱乐生态大会如期举行,会后古永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是属马的,马跑久了就想要歇一歇。”“我应该可以休休假。”一时间,“被阿里踢出局”“出局的创始人”“古永锵卸任?哼,恐怕连休个假都很难吧”等不同角度的“爆料”文章层出不穷,让古永锵再次成为了舆论焦点。

    优酷“出生”:前沿而出新

    古永锵曾经是搜狐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生于马年的他和生于龙年张朝阳一起被称为“龙马精神”,为搜狐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2004年,古永锵突然从搜狐离职;经过一段时间闭关,2006年6月21日正式创办优酷。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优酷一直站在视频行业的核心位置,在中国视频网站的发展史上树立了里程碑似的典范。

    在视频网站领域,古永锵并不是最早涉足的,优酷本身也并无先发优势。2004年11月,乐视网成立;2005年,土豆网、56网、激动网、酷6等视频网站相继而起。2006年,全国已经有150到200家视频网站。但商业嗅觉极其敏锐的古永锵早早就看到了适合视频网站未来发展的路,并跳出了当时视频网站同质化的局面,找到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

    早期的视频网站有着世界范围内的普遍问题,即重视内容积累、忽视技术建设,连YouTube也依靠第三方技术外包。在解决技术问题方面,从2006年开始,优酷花了大力气在自建底层架构平台上,这在当时看来过于先行,很多人难以理解。但到了2007年下半年,优酷的崛起证实了古永锵的眼力——优酷全年流量翻了25倍。

    在内容方面,国内并没有类似美国的集中化内容媒体帝国和庞大的有线电视网络,但在国内的视频公司里能获得的专业内容远远超过美国——国内传统业务主要采取制播分离,内容制作公司数量很多,版权由于盗版的肆虐而廉价,互联网公司可以用极其低廉的价格获取大量版权。通过这个方式,优酷可谓占据了版权的先机。古永锵想做的不只是YouTube那样的视频播客,而是网上电视台。这个理念与模式也吸引了华尔街的目光,2010年,优酷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当时市值达35.24亿美元;在没有盈利的情况下,优酷融资2.03亿美元,成为中国视频网站赴美IPO第一股。

    土豆“入籍”:航母再扩张

    古永锵曾被比喻为“开航母的人”,因为他的战略极具互联网时代的前瞻性。当很多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优酷和土豆的“拌嘴”中时,2012年3月12日,两者宣布将以100%换股的方式正式合并,合并后,土豆成为优酷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新公司命名为优酷土豆股份有限公司,代码为YOKU的美国存托凭证将继续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土豆原CEO王微离职,并在微博上留下了“下一个有趣的梦里再见”的感慨。

    古永锵的谋略能力在合并后仍在发力。由于国内版权环境恶劣以及用户付费习惯等原因,视频网站的会员服务在几年前还被视为过于理想化,但优酷土豆却比其他网站提早涉足会员付费领域,并在2015年达到4180万元的收入,比2013年同期增长473%。

    2015年8月6日,古永锵正式宣布优酷土豆集团更名为“合一集团”,并立下“大旗”,称未来三年,优酷土豆将投入百亿元现金和资源支持网生内容。

    一切看似顺风顺水,但优酷土豆这个巨型航母却开始显现出短板。合并后的优酷土豆并没有解决此前两家视频公司共同面临的运营问题——社会对版权问题愈加重视,优酷土豆在版权上的投入一直居高不下。而同时期原本被优酷和土豆远远甩在后方的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纷纷通过背后企业的资金支持开始疯狂赶超。

    2013年,本属于优酷土豆的“第一视频网站”称号开始发生动摇,百度旗下的爱奇艺以两亿元获得《爸爸去哪儿》《快乐大本营》等人气极高的综艺节目2014年的独播权;腾讯旗下的腾讯视频在2014年花2.5亿获得《中国好声音》独家网络版权。在综艺节目的抢夺中,没有参与游戏的优酷土豆市场份额逐渐下降,不得不开始寻找金主。

    “搬家”阿里:未来在何方

    于是,遇到巨大盈利困难的合一集团“委身”阿里巴巴,在2014年4月获得了12亿美元的“补血”。但对于烧钱的视频行业来说并无明显的改善。终于,更名时的三年之约还没来得及实现,2016年4月,合一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完成合并交易,合一集团正式成为阿里巴巴旗下全资子公司,申请停止合一集团AD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古永锵仍担任合一集团CEO。

    合一集团被阿里全资收购,但是员工并没有持有阿里的股份,退市后的合一集团暂时还不能在国内上市员工的积极性和对阿里企业文化认同感都不能同日而语。“好比去纽约上了大学,四五年的时间,我们(优酷土豆)学习到位了,现在是大学毕业了。”说到合一集团完成私有化,古永锵这样形容道。

    还是在今年4月,古永锵曾在《中国企业家》专访中表示:“回来不只要玩,还要玩把更大的!”随即他又提出另一个三年计划——“三年时间力争国内上市、下个十年超越Netflix和YouTube”。

    古永锵一直以温和近人并且不随便给合作者“画饼”的领导者形象出现。在还未达成前后许下的两个三年之约之时,就做出将一手带大的优酷这个“亲孩子”送走的决定,也许对于出生于1966年的他这位“老父亲”来说也是一种再前行。但不论答案怎样,但愿这些都是曾一直站在互联网商机前沿的古永锵“知天命”的选择。(文/本刊记者 孙语冰 漫画/朱自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