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是补充而不是替代

中国青年报 2016-12-13 09:04:03

  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上周有点儿忙。

  12月8日,星期四。她在银川市参加了2016互联网医院推进中国医改高峰论坛暨宁夏互联网医院签约发布会并致辞。两天后,在互联网医院发展研讨会暨2016品牌医生峰会上,她又担任了同样的角色。

  2016年被称为互联网医院爆发元年。在年底的银川,爆发之势可见一斑。互联网医院能否被患者接受?“看病难看病贵”能否缓解?能否取代传统医院?

  互联网医院爆发元年

  根据《2016中国互联网医院白皮书》,截至2016年11月,中国已经有25家互联网医院落地,还有11家正在建设中。这其中有31家都是在2016年开工建设的。因此,2016年被称为互联网医院爆发元年。

  互联网医院概念最早是医院信息化建设里提出的,随后有人提网络医院。网络医院是指随着互联网普及程度的提高,医院对公众开放部分业务,如门诊挂号系统和远程诊疗等,患者不用去医院排队挂号。

  互联网医院则以2015年乌镇互联网医院诞生为代表,医生可以通过互联网医院多点执业,患者的病历、电子处方等都以大数据的形式存放在云端。乌镇互联网医院还实现了在线医保付费。

  中国医疗资源不均衡的现状,显然让人们对互联网医疗的推进寄予厚望。一方面,落后地区医疗资源紧缺,难以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以宁夏回族自治区贺兰县为例。据贺兰县卫计局介绍,贺兰县的固定人口加流动人口接近30万。而医疗机构的从业人员有1100多人。包括4家县级医疗机构,仅有一名主任医师,不足30名副主任医师。另一方面,一些知名医院的医疗资源承载力有限,医生的能力难以更好地发挥。好大夫CEO王航说,有一位来自著名三甲医生的医生,他所在科室,一周只能安排两台手术。比这位医生年资高的医生很多,“两只手都排不过来”。预约一台手术经常需要两三个月。在不少农村地区、偏远地区,却常有手术台空置的现象发生。病人为了治病,常常要去大城市找医生,耗时费神。

  一方面是有医生没床位,一方面是有病人没医生。互联网平台为病人互通创造了可能。

  根据国卫医发[2014]51号《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远程问诊的主体只能是医疗机构。因此,成为有线下载体的医疗机构,进而完成线上线下结合,成为互联网医院落地的途径。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明确了对互联网+医疗的态度。加上乌镇互联网医院的试点得到了地方的支持,互联网医院驶入发展快车道。

  对社会来说,互联网医院能在异地之间调配医生资源,让专家资源进入落后地区。对医院来说,互联网医院使用电子病历、电子处方,更有利于监管和大数据分析。

  而对医生来说,互联网医院使得个人品牌塑造成为可能,进而使得所在科室品牌塑造成为可能。北大医院皮肤性病科副主任林志淼就是个“网红”。80后的他,在好大夫平台上收到了100封感谢信和688个礼物,回复过4875个问题。

  作为年轻医生,他用《霸王别姬》的一个场景来形容自己刚刚进科室时看到许多大牌专家时的感受:“《霸王别姬》里有一个心里承受能力比较弱的孩子,哭着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因为他看不到希望,看不到自己成角儿的一天。”他说,互联网平台给了年轻大夫在某些方面加速、超车的可能。

  芜湖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内分泌科主任潘嘉严2008年开通了好大夫在线,刚开始点击量比较少,现在每天维持在2万~3万,最高的时候一天是8万,总点击量已经达到8600万。其中外省市占70%以上。科室的医生也都开通了网上平台。一家综合医院的小儿内分泌科的线上病人不仅包括大部分省市,甚至涵盖了欧洲、北美和亚太地区。

  互联网医院是补充而不是替代

  互联网医院对患者的最大好处可能是躲开了让人头疼的排队挂号环节。

  曾有数据称,门诊大厅三分之二的病人是来复诊的。如何提升患者的复诊效率是互联网医院的重中之重。互联网医院不仅可能避免“病人路上四小时,医生看一眼说没事儿”的情况,还因提供初诊医生进行复诊的机会,而更容易建立患者和医生间的信任。

  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院长杨银学介绍,中国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将近3亿人,糖尿病1亿多人,慢性呼吸道疾病4000多万人,精神类障碍1亿多人,每年新发肿瘤病患者300多万人。按照绝对人数计算,中国有一半的人不健康。

  “中国医疗行业900多万人,这900多万人如果没有互联网,只能干这900多万人的事情,但有了互联网,就能干9000多万人的事情。”杨银学说。微医集团CEO廖远杰表示,医疗资源紧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们把慢病拖成大病。如果能及早对常见病进行管理和干预,做到早发现、早预防,能够对全民健康带来很大益处。但医生们也坦言,互联网医疗目前起到的还主要是补充作用。

  “互联网医疗能够助力我们,不能取代临床。”北京口腔医院主任医师孙正说。

  “我们还没有找到盈利模式,现在还在亏。”王航坦言。

  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倡导“医药分离”,用户可以通过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向医生申请的服务包括付费的问诊(图文问诊、电话问诊、视频问诊)和家庭医生服务,以及免费的挂号/手术预约、转诊等。王航说,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会根据市场动态去调节价格,也会征求医生的认可。

  而公开资料显示,微医在2016年总收入已达10亿元,其中乌镇互联网医院总收入为8亿元。

  2016年12月10日上午,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开出了它的第一张电子药方。这是一名口腔黏膜病患者,他在车上用手机视频向医生问诊后,得到了药方。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马晓飞说,许多三甲医院都和下面的医院签了协议,但很多医院“各怀心思”,要实现分级诊疗,市场手段比行政手段更有效。

  据介绍,截至12月9日,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合法执业的医生达1万人,80%来自医疗中心城市,88%拥有主任医师或者副主任医师职称。不论互联网平台企业是否能够盈利,未来发展要面对怎样的挑战,至少从这一刻看,宁夏的百姓多了一个和更好医疗资源接触的机会。(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晨赫)

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版权所有
承建: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424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