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陈晓冉:与人民同方向同追求

2016年11月24日 16:04:14 来源: 中国网信网
  【打印】 【纠错】

    9月底的陕北,早晚天气已经转凉。我有幸参加中央网信办主办的“长征路上奔小康”网络媒体“走转改”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距离上一次以网络博客作者身份参加中央网信办组织的汶川地震三周年报道活动,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我也从一名网络媒体工作者转身成为网络舆情工作者。

    在为期五天的活动中,我跟随采访队伍从延安至铜川,经洛川到吴起,完整走完了中国红军长征胜利的最后一段。我一直扪心自问,长征精神究竟是怎样一种精神,我们今天所经过的这些旧址,在80年前的星火存续中,如何在前路未知的情况下,应对如此苛苦的环境,是自我修行式的“苦行”,还是悲天悯人的“牺牲”?

    今日赴陕的游客,多震撼于兵马俑的惊世之美,古城墙的环抱之姿、碑林的集成之大,少有游客会沿着长征路线游玩山林与革命旧址。这并非基于道德而有何种评判,先辈艰苦卓绝的革命努力,不正是要今天万千常人得以平淡生活,阖家欢乐。

参与报道活动的记者在攀爬薛家寨革命旧址

    在薛家寨革命旧址,我被深深地震动了。我思索革命先辈藏身悬崖,内凿石洞以栖身,做这样的“苦哈哈”为了什么?有几杆枪占山为王、下路劫掠活的不能比这好吗?有几杆枪组个团练受个招安霸占一方不能活的比这好吗?受着缺医少药的折磨、天寒地冻的痛苦、趴土窝子睡野草为了什么?革命的大义怎么就那么吸引这些人,甘冒大险“折腾”革命?我在一则《陕西通讯》中窥探到了我思索的答案。

《在西北燃烧着苏维埃烽火》 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展出件

    1928年以来,灾荒在陕西继续了五六个年头,他以巨大的摧毁力根本破坏了陕西的农村经济。在连年不断的灾荒中,饥饿消灭了百万以上农民的肉体。现在有三百万至四百万灾民,仍在无衣无食,到处流亡与饿死。陕西农村经济破产的最重要的原因,还不是天灾,而是地主豪绅国民党军阀残酷的剥削。正因为灾荒与农村经济破产,使同志阶级剥削基础愈加缩小,而他们的剥削也就愈加残酷,征粮、借款、区费、团费、登记费、印刷费、抗日捐、剿赤捐、烟亩捐、店捐、军用借款……数不清的名目。现在山西农村之中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农民,是家无斗麦。(《在西北燃烧着苏维埃烽火》,陕西通讯,作者拓夫)

    80年前的中国人民,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人民怎么会不“人心思变”,期待一个更为美好平实的生活,接受马列主义指导的中国红军,又怎么会对人民希望视而不见,我以为也正是人民的希望,才支持了中国红军栖身悬崖、爬冰卧雪。刀尔登在《旧山河》一书中,曾经提醒中国古代先贤所定义的“民”,民可为者,一是“若大旱之望云霓”,二是“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他对中国文化的民间教化是讽刺的,但在《木羊调·红军歌》中,我相信中国人民与中国红军的感情是那样的真挚和朴实。

《木羊调·红军歌》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展出件

    “红军纪律真严明,爱护老百姓,不打白(骂)士兵,公买卖,不相欺,保护小商民,工农两兄弟,更加要相亲,谈话要和气,开口不骂人,无产阶级劳苦群众个个都欢迎,出发与宿营,件件要记清,宿门松,睡稻草,房子扫干净,借物要送还,损失要倍(赔)钱……”

    这首朴素民歌后来成为著名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让我想起华文大师王鼎钧在回忆录里引用的一句话,他说老百姓对抗战的认识是非常朴素的,在老百姓看来:“共产党唱歌、国民党吃喝、日本兵抱窝。”中国红军的确是这样契合了公众民心,毛泽东主席所谓“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似乎也可以从这一句简单的评述中,看见革命最终胜利的源头花火。

    革命是不容易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背后,是牺牲自我、奉献生命。如果没有对一个新世界、对一个新中国的孜孜追求,哪些悬崖土洞,苦菜冷雪,又怎么是人所能承受的生活。

    在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中,几个青年摆脱日军追杀后分道扬镳,找八路的遇上了国民党,投国军的遇上了八路军,阴差阳错以成命运的跌宕起伏,革命在这里被用以对撞人性,碰撞良知。然而历史的真实却更加残酷冷漠,历史车轮的滚转似乎只有年轻热烈的鲜血才能满足,所谓“功成万骨”,而每一个“万骨”都是鲜活的生命。

直罗镇烈士陵园

    “1915年出生,1935年参加革命,1935年牺牲。”在直罗镇烈士陵园,我被这样的墓志惊住了,死或生在革命年代就是这样的一句记忆。我疾步略过其他墓碑,这样20岁上下参加革命就牺牲的年轻人还有很多。他们没有着墨书写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我不禁想起,他们是否去过吴起之外的地方?他们是否理解马列主义的真谛?他们又是否寄望过革命之后的幸福生活?

    战争的无情是很难通过想象来认识的,我清楚记得多年以前观看《拯救大兵瑞恩》时不自觉的发抖,长征中的战斗也许不如诺曼底登陆那几个小时的炮火集中,然而生死一瞬灰飞烟灭的可能却毫无二致。经历长征洗礼的中国红军,终于落地陕北成为新中国成长的根系所在。毛泽东主席说“12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2万余里,纵横11个省。”(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

    “长征一完结,新局面就开始”,中国红军以血肉之躯,定义了人类精神文明的高贵,只有真心将自己代入曾经的时代,感触先辈心底良知,才能让今天的我们继续与人民同向而行,追求共同。(人民网 陈晓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