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何川:山河不忘长征魂

2016年11月24日 14:33:51 来源: 中国网信网
  【打印】 【纠错】

    我们听过长征,不知道长征路有多远;我们读过长征,不知道长征路有多险;我们路过长征,不知道有多少长征故事就在身边。

    2016年9月,在中央网信办的统一组织下,60多个80、90后记者重走四川长征路,触摸长征魂。从大渡河到雪山草地,往返两千多公里,一点一滴连成一幅此生难忘的宏伟画卷:山河不忘长征魂。

    大渡河边看着汹涌河水,首先感受到的是决绝的勇气。

    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周万任说:“就在这片沙滩上,我们找到了太平天国士兵使用过的武器。”安顺场,曾经是太平天国将士全军覆没的地方,也就在这里,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越过天险,踏进了神秘的川西高原。

    击碎历史宿命的红军还未走远,眼前已是茫茫雪山横亘。夹金山是长征路上红军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

    从大渡河边到夹金山下,记者团成员从短袖衬衫换成了羽绒服。看着山脚雪水融成的溪流清澈明亮,手伸进去几秒已经刺骨寒。记者们一行到了山顶,一层薄雪覆盖,小雨如针。一位当地人指着山下说,你看那条灰色的细线,那是红军当年走过的小道。也许,有的战士的衣服上,大渡河水的味道还在,转眼在这雪山又凝成了冰。翻过雪山,小金(即懋功)县人发展了大片红色玫瑰。村民说,红花开时,沿途很美。这个现在很美的地方,红军完成了第一次成功会师。

    过了夹金山,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藏区。儿时,听太祖母多次讲过红军的故事。

    “红军要来前头,地方上的老爷们到处散播,说‘红汉人’要煮小孩吃,我年纪大了不怕得,就在家里守着,到了下午在大门口一看,都是十七八岁样子的娃娃兵,说话客气得很,让进屋里坐都不去。他们自己搭灶煮汤圆,跟我们的不一样,汤圆心子都没有,一个就是一碗。就在那一年,家中的大爷跟红军过山去了,再也没能回家。”

    这样的故事,在现在的阿坝州、甘孜州有很多很多。激昂的理想、信念没有民族界限,无数藏家儿女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在这些家庭中,一说起红军,就有一股亲情的眷恋回荡。

    懋功会师后,几经周折终于北上的红军,成功穿越了大草原。现在,其中一片叫红原县,红色草原的意思。红原县的草原上,红军穿越草原纪念碑就在公路边的山坡上。山下,藏族小伙牵着马做游客的生意,一望无际的草原,廖远而静谧,紫色的小花点缀其间。一位记者望着草原问:“现在,这片草原下还有很多红军的遗骸吧?”草原上的人都说,每一朵鲜花下面,都有一个灵魂。那么,红原算是红军魂凝聚成的大草原吧。

    最后一站,红军长征纪念馆内,刚走过的那些地方的照片一幅幅的挂在墙上,曾经觉得神秘而陌生的长征路,在眼前活了,有血有肉,仿佛刚发生不久。也许后人会感觉很遥远,很陌生,但是山河不曾忘记,八十多年前中国革命史上最具史诗气概的那段征程。只要离得够近,我们都能触摸长征魂。(央视网 何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