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刷单套现首案提起公诉 刷单人被控犯诈骗罪

2016年03月01日 11:19:41 来源: 京华时报
  【打印】 【纠错】

     昨天下午,记者从海淀区检察院获悉,今年2月26日,海淀检方对利用“滴滴打车”软件进行刷单套现诈骗的常某提起公诉,该案系互联网打车软件出现后国内第一例刷单诈骗案件。据悉,按刑法有关诈骗罪的规定,嫌疑人常某可能获刑6个月。

    案情:嫌疑人刷单非法获利万余元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去年2月至6月,犯罪嫌疑人常某得知可通过领取滴滴打车优惠券的方式刷单赚钱,后常某花钱向别人购买了刷单软件并学习刷单技术。随后,常某在滴滴打车平台注册乘客账户领取平台发放的打车优惠券,然后通过虚构打车交易,将领取的优惠券向其控制下的司机账户支付,最后提现完成套现,在短短几个月内,通过刷单非法获利1万余元。

    办案检察官介绍,对于互联网背景下的新型化犯罪行为,全国范围内入罪先例并不多,本案是全国首例以诈骗罪对刷单行为人进行入罪定性的案件。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常某使用作弊软件,通过虚构打车交易的事实,非法获取滴滴公司钱款1万余元,数额较大,符合我国刑法对于诈骗罪犯罪的相关规定。因此,今年2月26日,海淀检方对利用“滴滴打车”软件进行刷单套现诈骗的常某提起公诉。

    调查:网页仍能搜到刷单技术教程

    去年10月9日,海淀检察院以诈骗罪批捕常某时,曾在网络搜索“刷单软件”、“刷单教程”,发现不少网页提供相关软件的下载,有的网页直接贴出刷单教程,教授刷单步骤。

    昨晚7点,记者再次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刷单软件”、“刷单教程”搜索发现,仍有部分网页提供相关软件下载,有的网页直接贴出刷单教程,教授刷单步骤。

    在百度贴吧大连实德吧内,有一题为“滴滴打车刷单教程”帖子,帖子内写明了“首先我准备俩手机,一个手机当乘客版,一个当司机版。乘客版,我需要你的手机号,发送一个验证码,登录成功”等文字描述的刷单过程,同时,还配有使用手机进行刷单的流程截图。

    通过此前办案检察官向滴滴公司调研得知,刷单作弊行为呈区域化特点,据该公司后台数据显示,长春、铁岭、淄博等市县刷单情况较为严重,团伙性教授刷单技巧、进行刷单操作现象普遍。这些人或通过教授刷单技巧、或是出售刷单软件、或直接通过刷单谋取大量非法利益。

    据滴滴公司初步调查,网上为刷单提供前期便利条件,如提供注册手机号、注册账户的商家众多,这些商家通过出售手机号等方式直接为批量刷单作弊提供条件。

    追访:滴滴成立反作弊团队专治刷单

    针对此次海淀检方对全国首例刷单诈骗案嫌疑人提起公诉,滴滴公司表示,司机通过刷单作弊来骗取补贴的行为,是严厉禁止的。这样做会使平台遭受经济损失,同时会影响诚信守法的司机以及乘客的利益和体验,扰乱破坏健康的平台秩序。

    据滴滴公司工作人员介绍,2014年初滴滴和快的针对出租车展开补贴,这时出现了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刷单诈骗行为,后公司增加了专车、快车、顺风车和代驾,相应也带来新的刷单诈骗行为。从2014年年初,两家公司开始通过技术和运营规则来遏制和惩罚刷单行为,比如当司机和乘客距离过近时,会对订单进行屏蔽,系统会比对司机和乘客的定位轨迹,看订单服务是否真实有效。但此时管控刷单诈骗行为的工作人员还分散在技术和运营团队,且大数据等技术并不成熟,有时还需人工配合。

    2015年3月,合并后的滴滴公司成立了专门的反作弊团队,通过大数据技术来系统智能地对后台数据综合分析,比如分析司机和乘客的定位、行驶路线是否一致,司机乘客注册手机号和绑定的支付或提现账户是否正常等数据,对可能存在的刷单用户进行筛选和管控。经统计,从去年3月至年底,该公司用户99%以上的刷单行为均被反作弊团队管控。

    根据刑法规定,非法获利超过5000元的构成合同欺诈,可以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滴滴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对于金额未触及法律规定限额的,滴滴会扣除相关刷单人非法获得的奖励收入,并处3倍非法获利的罚款。

    司机刷单套现行为已鲜有发生

    昨天,记者随机采访了5位使用滴滴软件的司机,司机师傅们均表示,坚决抵制通过刷单作弊来骗取补贴非法获利的行为。

    司机们称,首先自己不会使用软件刷单,其次,近期对同行使用滴滴软件刷单的情况少有听闻。

    滴滴司机任师傅表示,以前滴滴公司推出补贴政策时,听同行说过有司机通过虚构打车交易恶意刷单。但后来滴滴公司和有关部门加大了对滴滴司机刷单诈骗行为的打击,目前,已很少听说有司机为了获利而刷单诈骗了。

    □观点

    传授刷单技术可算共同犯罪

    对于这些提供刷单软件下载和刷单教程的人,他们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呢?

    对此,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尹富强律师表示,如果技术提供者明知行为人要从事诈骗行为还提供技术知识的支持,则有可能构成诈骗罪的共犯。

    若未与具体行为人沟通联络,不知道具体的行为人是否要实施诈骗行为,但此技术或方法若仅为“诈骗”所用,那么公开此类技术或提供此类技术的行为就有可能被认定为传授犯罪方法罪。

    刷单嫌疑人可能判半年

    对于本案中嫌疑人常某的刷单诈骗行为,将面临多长时间的刑期?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尹富强律师表示,按刑法有关诈骗罪的规定,诈骗金额达到数额较大但尚未达到数额巨大的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按照北京市的量刑规定,数额达到5000元即构成数额较大,犯罪数额达到10万为数额巨大,根据量刑指导意见诈骗1万元则可能面临6个月左右的刑期,具体还要综合看整个案情来定罪量刑。(记者 常鑫 郝少颖)

(原标题:滴滴刷单套现首案刷单人被控诈骗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