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声音和世界网络规则的制定

2016年02月29日 19:59:15 来源: 中国网信网
  【打印】 【纠错】

  【导语】中国对“网络主权”的强调,实际是对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国家和民众的保护,是对文明和政治制度差异性的尊重

  当今世界,正朝着互联网空间与现实空间日益融合的方向发展。按照著名社会学家卡斯特的说法,人类社会正逐步迈入网络社会的历史新阶段。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互联网空间治理应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平等交流、信息沟通、经济合作的新舞台。中国需要在这场新的空间变革中,更加积极主动地掌握话语权,担负起与国际地位相符合的责任和义务。

  中国迎来网络空间规则制定新机遇

  在国际政治中,学者们常常把建立在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等方面的权力称之为“硬权力”,将通过文化、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施加影响的权力称之为“软权力”。面对一个新兴的空间,通过规则的建立,去定义哪些文化、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有意义的权力则是“元权力”,这是一项比“软权力”更加基础的权力,是一种在全新领域中制定游戏规则和创造概念的力量。作为一个后发型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进入国际舞台之前往往扮演着被动接受规则的角色。这也意味着,近代历史上国家实力的羸弱,使我们在制定国际规则的话语权上存在着先天的不足。互联网空间的兴起对中国而言,是一个重建与国家实力相符合的规则并提升话语权的历史机遇。这是因为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间,正好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综合实力迅速增强、国际影响力空前提高这一时间点相符合。中国国内互联网的发展与应用,无论是在技术层面还是市场层面,与世界各国相比并不存在时代的差距,相反,在很多应用领域走在世界的最前沿。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必须把握住未来互联网领域的发展时机,与世界各国一起制定出有利于全人类共同命运的互联网规则,建立起尊重各种文明的,不同于西方中心主义的多元互联网价值观体系。

  2015年12月17日,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第五场新闻发布会现场,围绕如何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进行集体采访。图/本刊记者 潘树琼 摄

  全球互联网治理应摒弃单边主义

  当下的互联网空间在全球制度层面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网络空间规则的缺失,第二个就是网络空间规则制定的话语权掌握在少数国家手中。第一个问题突出表现为,互联网空间往往缺乏有效的法律管制。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在内,互联网空间仍然存在法律模糊和道德模糊的地带。不少公民的信息安全和信息自由受到个别国家和企业的侵犯,恐怖主义势力利用互联网进行极端化的宣传,这些暴力恐怖、民族分裂等反人类活动说明绝对的互联网自由和无序状态绝不可取。网络空间规则的缺失需要世界各国一起,明确网络社会中国家、企业、组织与公民的权利与义务,既能制定出全人类需要共同遵守的互联网法律和道德底线,又能制定出适应各国社会发展水平的具体法律法规。既保护国家、企业和民众的信息安全不受危害,又保证网络空间中弱者的基本信息获取的权利。

  其次,在互联网空间规则制定的话语权上,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着明显的能力不对等。当今互联网发展的主导技术力量和经济力量,仍被大量掌握在美国等国家手中。世界顶级的互联网巨头,除了中国的百度、腾讯和阿里之外,基本都是在美国诞生。谷歌、微软、苹果、Facebook和Twitter等公司掌控着世界上绝大部分电脑操作系统、手机操作系统、网络搜索引擎、社交软件,BBC、CNN、纽约时报等媒体巨头为国际互联网生产和提供绝大部分新闻内容。这些因素构成了西方极少数发达国家在网络空间中的绝对优势地位,通过对互联网企业的掌控,对新的网络交往方式的发明,来维持自己在网络空间中的规则制定权。除了这些技术实力和经济因素上的差距之外,西方发达国家也把文化上的主导地位代入互联网空间。在西方主导的互联网文化中,仍然存在着西方中心主义和冷战思维的阴影,西方的文明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哪些价值观被排除在互联网空间之外,并借此获得一种基础性的网络权力。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理应发出与自身国际地位相符合的声音,在新兴的互联网空间的基础规则制定上承担更大的责任和义务。2015年12月于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正体现了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面对全世界共同的互联网问题,开始积极主动地参与到互联网空间的规则制定进程之中。

  如何唱响网络空间治理的中国声音

  中国对“网络主权”的强调,实际上是对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国家和民众的保护,是对文明和政治制度差异性的尊重,一旦这种规则被确立,势必产生出新的网络价值观和行为规范。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中国想要获取国际网络空间规则制定的合理权利,需从提升网络科技实力和定义价值观两个方面进行考虑。

  提升网络科技实力,既取决于国家基础IT技术的发展与进步,也有待于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综合性网络企业的崛起。当前,一批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逐步成长为具有世界规模的大型公司,但其用户多集中在国内市场,与谷歌、苹果和微软对全球用户的辐射相比,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在未来的发展中,国内的互联网企业应当更具有进取性和国际性,将具有创新性的产品推向世界。

  从长远来看,中国需要在网络空间中提出新的基本概念,引入新的基本理论,发展和引领全世界接受的互联网新思想。首先在具体的内容上,这些概念和理论既需要符合人类现代社会基本的价值理念,例如公正、自由、平等、对人性的尊重等,也需要体现网络空间独有的特征,例如分享、开放和包容,同时还应体现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和东方国家独有的特色,例如发展、安全和文化多元性。中国传统文化中存在很多与互联网精神相契合的价值和理念,只有将这些优秀的文化基因融入到互联网全球制度的制定上,在互联网空间中引入一种新的文明,才能生产出新的互联网价值规范。其次,在具体的国家政策导向上,在重视国内信息技术研究的同时,更加重视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对互联网空间的研究,加大资源投入的力度,搭建国际交流的平台,并且积极扩大这一领域的国际影响力,使得中国的学术界和思想界对互联网的思考可以影响世界,占领对新兴的互联网空间诠释的理论高地,掌握互联网话语权的主导地位。

  中国声音在互联网空间中的传递不仅仅需要由国家来发出,还需要中国民众成为其中的重要力量。这就需要我们在保障互联网社会秩序和互联网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进一步构建出更加开放和自信的互联网空间,推动国内民众将中国的文化传统带入多元的世界互联网空间之中。(文 / 陈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