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公号的三大关口九个标准

2016年01月01日 16:55:10 来源: 中国网信网
  【打印】 【纠错】

    【导语】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是必须要过的关,过不了就可能被淘汰

图片5

“侠客岛”“学习小组”核心编辑团队。供图/学习小组

    《人民日报海外版》几个爱吃面条的年轻人,从2014年2月开始,摸索创办“侠客岛”“学习小组”两个时政类微信公号。500多天以来,这两个微信公号,成为“现象级新闻产品”。现在,“侠客岛”“学习小组”已不止局限于微信公号,而是在微信、微博、头条号、微社区、网站专栏等渠道全面开花,成为两个“新闻品牌”。

    2013年,是时政类微信公号肇始之年;2014年,则是爆发之年;2015年,可谓全盛之年。我们见证了2013年别人的热闹,也亲历了这两年自己的成长,其间不断在“时、度、效”方面摸索,在政策尺度把握上着力,总结了“3个关口”“9个标准”等提法和经验。传统媒体单位,尤其党报人员,只有越过“3个关口”,追求“9个标准”,才能做好时政类微信公号。

    媒体人闯关移动互联网

    2013年8月19日,在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说,网络是重中之重。2014年8月18日,中央深改组四次会议上,媒体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一个领导人说,共产党过不了互联网的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的关。

    对于报社和编辑记者个人也一样,互联网尤其移动互联网是必须要过的关,过不了就可能被淘汰。

    第一关,底色与特色。仅在人民日报社,就有29种子报子刊,40多家网站,30多个客户端,118个微博账号,143个微信公号,在政治上它们一把尺子一个标准,没有政治飞地,底色必须是红的。但同时得各有特色。底色是保障,特色是关键。有底色才能活着,有特色才能出彩。现在微信公号有1000多万,没点特色可能连让人听说的机会都没有。

    第二关,权威性与权威性的使用。权威性的本质是准确、秩序和效率,往往关键时候起定海神针的作用。我们常想,能不能给党报使用权威性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移动互联网上使用权威性时,到底什么形式网民更接受。能不能用跟读者聊天的方式,能不能把文章写得更短一些,直接一些,干货一些。习总书记很有权威性,他讲话时都是“短、时、新”的语言,交流时都是接地气的表达。这样,他的形象就比较可亲、丰满、立体。

    第三关,影响力和影响力的落地。影响力很多时候是名义上的。报纸发行了,电视节目制作了,别人未必打开,这就是影响力没落地;打开看了,但别人没信,或者起反作用,这更不行,这算落空。在我们的理解中,影响力落地,尤其网络和移动网络的传播,分传播了、看了、信了、转了、行动了几个层面。青年是未来,比如95后,未来如何影响他们,争取他们,就要将影响力落地到他们的视野中、思想中,并影响他们的行动。大数据统计显示,95后的阅读习惯,更依赖QQ,这就要求我们紧盯“QQ号”,要争取第一时间注册。

    “三点、三看、三多”九个标准

    过了以上三关,才能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关,而如何过关?我们根据基本的新闻规律和自身体会,拟了“三点、三看、三多”9个标准。能符合9个标准,就是好编辑、好作者、好文章、好产品。即使不能都符合,也要部分符合。

    “三点”

    选题一定要热点。新闻和水、空气一样,都有温度。温度越高,流动越快,越刺激人。为何选题要热点?一是因为青春有限,媒体的精力天然应该放在更能产生影响力的地方;二是因为越是热点,越是敏感点,越是政策性强,越需要舆论引导。

    标题一定要引爆沸点。热点一旦形成,就会产生大量解读,都在冒泡,这时候想引导舆论,就要成为沸点,登上最高点。一场舆论事件中,大家能够记住、产生话题效应的,可能就两三篇文章。微信标题最长26个字,要力争每个词都有信息量,让人产生点开的欲望,进而产生转发分享的欲望。

    行文逻辑要可圈可点。标题追求沸点,但我们不鼓励标题党。文章要讲事实,讲逻辑,要有料。料从哪儿来?中国

    知网有庞大的数据库,一篇文章也就几块钱。独孤九段“专访雍正”的稿,很多人留言说是清史专家水准。那篇文章所有的精准史料,都是从一篇学术文章转化来的。

    “三看”

    看到大事不漏题。新闻业本质上是服务业,用户需要什么,理论上你就应该提供什么。很多时候,用户就想知道今天这个大事你有何解读。今天有大事你不说话,明天有大事你不吭声,时间一长,大家就不看你了。“每逢大事,必看侠客岛”,就这个意思。

    看清形势不乱语。一方面是知道“度”,这是讲政治,心中有大局和趋势。另一方面是把到“脉”,能说到点子上,不乱凑热闹。山西换帅,王儒林替代袁纯清,消息一出,网上各种揣测云集。但当时我们认为,这是中央释放一种信号:主体责任。“侠客岛”的《山西换帅,新闻通稿里不同寻常的细节》一发,很快占领各网站要闻区。中宣部对我们的第一次表扬,诱因就是这篇文章。

    看准时机不磨叽。习总说宣传工作要讲“时、度、效”,第一个就是“时”。移动互联网有个“四小时反应机制”。一有舆论热点,前4个小时是信息饥渴和焦灼期,容易先入为主,越早引导越好。我们写周永康落马的那篇《他倒在了世界爱老虎日》,从看到消息到稿件发出,仅用两个小时。“学习小组”的《习近平新年贺词释放5大信号》,晚7点贺词,9点55发出文章,阅读量过200万。

    此外,大数据显示,每天有两个时段微信打开率最高,早八点和晚九点,一个是赶路在车上,一个是睡前在床上。

    “三多”

    转载转引一定要多。媒体都追求影响力。学术文章关注影响因子,新闻作品关注转载转引量。转载转引多,这是量的层面。

    舆论场第一阵地出现次数多,这就是质的层面。舆论斗争的战场是分阵地的,有的是第一阵地,有的是第二阵地、第三阵地,甚至是大后方。第一阵地,就是主流媒体。同样一个转载量,同样是新华网转载,在首页头条转,远比三级频道子页面转载影响力要大得多。凤凰网首页要闻区转载,影响力远比一个县城网站转载大得多。

    积极反馈一定要多。网友的积极评价很重要,同行、同事的评价也很重要。

    当然,中央等更高层面的肯定也很重要。

    以前在传统媒体要成为名记者,可能需要5年10年,现在年轻同事,工作一两年就备受瞩目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提供了一个逆袭和弯道超车机会。

    以上“3个关口”“9个标准”,是我们的一些思考和总结。当然,自媒体发展中,还会面临其他一些难题。如人手紧张的背景下,“生产关系”如何调整。再如,微信、微博、微社区、客户端、PC端、报纸的全方位联动,需要摸索。还如衍生产品的开发。这些都需要专人专事,而能力出众的人才,是最紧缺的。

    (文/陈振凯  侠客岛、学习小组微信公众号负责人之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