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以快打快、综合治理形成打击电信诈骗的合力

2015年12月02日 09:21 来源: 人民日报

  “警方提醒您:凡是接到陌生人要求转账或汇款的电话和短信,不听、不接、不信、不转账、不汇款。挂机后请立即将存款转移到安全账户上。银行账号:××××,黄程警官。”近日,一则诈骗短信的截图在微博上不胫而走,网友们纷纷感叹:“骗子的技术又升级了!”

  近年来,电信诈骗犯罪持续多发高发,成为当前发案上升速度最快的一类犯罪。尽管公安机关开展了持续不断的打击,但电信诈骗仍然快速发展蔓延。打击电信诈骗的要害在哪里?如何防控日益猖獗的电信网络违法犯罪活动?各个职能部门之间如何协调统筹,提升打击效率?针对这些问题,福建厦门公安机关开展了有益探索。

    防不胜防

  犯罪成本低、打击效果不好,诈骗犯罪愈演愈烈

  电信诈骗到底有多猖狂?来自厦门市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该市通讯信息诈骗犯罪发案数超过1万起,是2010年发案数的将近两倍,涉案金额达1.5亿元,相当于每个厦门人被骗走了50元钱,单笔被骗的金融高达1544万元。

  “针对这一新型犯罪,厦门公安机关采取了很多措施,加大查办案件力度、形成严打高压态势,保护个人信息不被泄露,加大宣传力度、提升公众反诈骗意识,打击伪基站、封堵诈骗电话等等,但效果并不理想,电信诈骗案件数量还是迅速攀升。”厦门市副市长、厦门市公安局局长林锐坦言,严打并没有对犯罪分子形成震慑的现实让厦门公安开始反思,问题出在哪里?

  原因还得从案件分析着手。2014年,厦门警方办理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1544万余元的电信诈骗案件。诈骗团伙通过网络改号电话,先后虚拟厦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电话等,以“受害者涉嫌洗钱,账户需要接受审查”为由,骗取厦门一家公司出纳向指定账户汇款1544余万元。

  “犯罪分子得手后,用于转账、取现的银行账户多达1300余个,涉及9家银行,而且不少都是外地账户。1544万余元全部取现只花了42分钟。”办案民警陈鸿说,而与此相对应的是,警方仅摸清资金流向就花了20多天,辗转北京、上海等多地,“直到现在,赃款还没能全部追回。”

  通过对典型案件的剖析,厦门警方逐渐摸清了电信诈骗的犯罪规律。“快,是犯罪分子诈骗成功的关键手段。但公安机关传统的办案模式,经过受害人报案、做笔录等一系列程序,才启动侦查程序。民警还要奔波多地进行调查取证,才能采取措施封堵诈骗电话、追讨被骗资金。”林锐表示,对于借助网络、电话等手段实施的非接触类犯罪,传统的侦查模式捉襟见肘,打防效率远远落后于诈骗分子。

  而且,现在诈骗分子的分工非常细,每个环节之间诈骗分子互相都不认识。警方在打击过程中,往往挖源头、抓团伙非常困难。有时候,案子破了,犯罪分子也被绳之以法了,但老百姓被骗的资金却已经不知去向,根本无法追回。“犯罪成本低、打击效果不好,这是电信诈骗犯罪活动愈演愈烈的一条重要原因。”林锐表示,“我们感觉,必须采取部门联动、协同作战的方式,通过公安、电信、金融等部门共同发力,才能有效遏制电信诈骗案件不断攀升的严峻形势。”

    以快打快

  接处警合一,调查、封号、止付同步

  7月1日,厦门正式成立反诈骗中心,公安、银行、电信运营商派专人入驻中心,7×24小时值守。结果,反诈骗中心成立仅一个月就取得了振奋人心的成绩:8月份,厦门市电信诈骗类警情环比下降31.2%,创下近年的最大降幅。

  “现在,诈骗分子的分工越来越细,打电话的、发短信的、转账的、取现的,已经形成了产业链。他们在一间屋子里就能够把老百姓的钱骗来、取走。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同一间屋子里,把案子破了,保住老百姓的血汗钱呢?”厦门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蔡允岚说。

  以往,警方应对诈骗案件,要向运营商发出“封号”通报,向银行请求紧急止付,这一过程需要提供多份证明文件、经过层层审批,大量时间都耗在流程之中。反诈骗中心成立后,“警、银、通”合署办公,一改“串联式”工作模式为“并联式”:“110”接警后,警情被迅速传至反诈骗中心,警方立即开展快速打击,争取第一时间抓获嫌疑人;通讯运营商对诈骗电话进行封堵,防止其继续扩散;银行对资金进行追踪止付,尽可能挽回损失。“反诈骗中心就是一个‘作战指挥部’,公安、银行、通讯运营商‘三大兵种’协同作战,目的就是一个字‘快’!”蔡允岚说。

  8月31日,厦门一公司的财务人员被冒牌老板骗走了200万元。“9时50分,财务人员汇了款,10时34分,她发现不对,立即报案。而我们启动紧急止付的时间是10时37分。”厦门市公安局特勤大队大队长胡建军说,在47分钟的时间里,犯罪分子已经将这200万元转账6级,动用了36张银行卡。最终,在警方和银行的共同努力下,反诈骗中心将款项成功追回。就在紧急止付涉案银行卡的同时,还有上当受骗者陆续转账汇款。

  从“接警—启动调查—发出封号、止付通告—请示汇报—启动封号、止付”的繁冗流程,到“接处警合一,调查、封号、止付同步”的扁平化工作流程,反诈骗中心能够有效节约反诈骗工作时间92%以上,大大提升了打击诈骗、封堵信息、截留资金的工作效率。

  据厦门市公安局统计,反诈骗中心自7月1日成立4个多月来,共紧急止付2501起电信诈骗类案件,止付金额高达1639.4万元,停机和拦截各类诈骗电话7658个,主动监测、发现疑似诈骗电话号码2667个,向群众发送防诈骗提醒短信90.3万条。警方共抓获47名诈骗嫌疑人,缴获32个“伪基站”,虚假信息诈骗警情环比下降31.5%。

    综合治理

    银行与警方合署办公,形成合力

  实际上,反诈骗中心的成功并不像数字统计显示的那样“轻而易举”,为了做到“快”,公安、金融、通讯运营商都进行了深层次的改革和创新。

  “以往,我们接到警方的诈骗报警信息后,需要经过安保部门的确认才能采取措施;如果是外地号码,还要向上一级打报告,获得授权。”厦门移动公司网络部反诈骗组负责人王爱平介绍说,而现在,运营商全力缩短诈骗封堵拦截链条,由上级部门授权在本地实现对虚拟号码的拦截封堵,“以前是特案才能走绿色通道,现在是把所有案件都当成特案处理。”

  金融部门也做了不少工作。“银行理解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的良好意愿,但考虑到种种现实障碍,又有一定的顾虑。”厦门市银监局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张红星说,银行要充分履行社会责任,但同时也要以保障存款人的财产安全为出发点。按照银行的相关规定,执法办案部门要冻结止付账户,必须出具相关的法律文书,同时需亲自到该卡的开户行办理。而且,分行也并没有异地查询、冻结止付的权限。为了让银行顺利入驻反诈骗中心,适应中心扁平、快速的工作流程,厦门银监局积极协调各家银行最大限度地支持和配合反诈骗中心工作的开展,各家银行也向上级积极争取授权,调整管理制度、重新梳理内部分工。最终,实现了几家银行在同一间办公室与警方合署办公。

  “反诈骗中心成立以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也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林锐表示,经过一段时间运行,犯罪分子对反诈骗中心的运作模式有了一定的了解,开始变换手法,千方百计逃避堵截。此外,对于电话号码的封堵拦截、对于个人账户的截留止付,在法律上都还存在一定争议。

  但不管怎样,厦门反诈骗中心已经展示了其在防范打击电信诈骗领域的快速反应能力。今年6月,国务院批准建立了由23个部门和单位组成的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统一加强对全国打击治理工作的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10月9日,部际联席会议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强调,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各成员单位要各司其职,真正形成打击治理合力。(记者 彭波)

(原标题:打击电信诈骗,“快”才能赢

关闭

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版权所有
承办: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
技术支持:长安通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4042428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20/05/09 14:4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