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08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

2014年08月01日 18:15 来源: 人民网

  2008年的互联网舆情,与这一年的国家经济社会生活一样,经历了跌宕起伏、大喜大悲。中国网民表现出一贯强烈的社会关怀,互联网已成为各阶层利益表达、情感宣泄、思想碰撞的舆论渠道;同时,由于中央和地方政府对网络舆情的高度重视、积极回应,互联网也成为政府治国理政、了解社情民意的新平台。

    一、互联网成为社会舆论发源地

  (一)中国网民规模跃居世界第一

  2008年是互联网在中国继续快速发展和普及应用的一年。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第2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08年6月底,中国网民数量达到2.53亿人,网民规模跃居世界第一位。

  (二)网络资讯空前发达

  互联网发展初期,中国网民的网络应用偏于娱乐和交友。2008年的新变化表现在:网络新闻使用率大幅攀升,在网络应用中仅次于网络音乐使用率。上半年网络新闻用户增长了5164万人,达到2.06亿人。2008年大事不断,是网络新闻发达的动因。人民网、新华网、央视国际三大重点新闻网站,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四大商业门户网站,累计每天新闻更新超过2万条,日均新闻信息浏览量超过20亿次。

  中国网民密切关注时事,是网络舆论兴盛的前提。海量信息的互联网,正在成为社会舆论赖以生成的主要信息源。早在2004年,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针对北京市场进行的调查显示,北京综合性报纸读者的平均年龄已超过41岁,报纸正在失去年轻读者。而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截至2008年6月底的调查,中国网民的主体是30岁及以下的年轻群体,这一网民群体占到中国网民的68.6%。八成以上网民主要依靠网络获取新闻信息,超过电视和报刊。

  互联网具有跨媒体平台特性,反映快捷,是网络舆论得以兴盛的自身特有条件。四川汶川地震后的救援期间,互联网的这一特性表现得尤为突出。以新闻中心为主,论坛/BBS、博客、播客、WAP等频道全面参与,24小时不停息地刊发地震新闻、信息和评论。报纸、杂志、电视、广播里有的新闻,差不多都可以在网上查得到。互联网自身也是信息的源头,各大网站派出编辑与传统媒体记者一道赶赴灾区采访,通过博客发布现场见闻。广大网友通过论坛/BBS和博客,自发地上传灾情文字、图片和音视频信息,网友志愿充当了“公民记者”。互联网信息也比传统媒体快捷。从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开始,名为“新闻人在路上”的QQ群中的网友纷纷报告“地震了”。14时33分,腾讯网通过QQ弹出窗口,发出第一条地震消息。比较而言,中央电视台滚动播出汶川地震字幕新闻时间是14时5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插播汶川地震消息是15时04分。

  (三)网络舆论平台的最新发展

  所谓“网络舆论”,是指公众通过信息网络(有线和无线),针对公共事务和社会现象发表的意见。网民发表意见的三种主要载体,在2008年都十分活跃。

  ——新闻跟帖。门户网站的热门新闻后面,跟帖经常多达数万、数十万。从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后,到5月19日22时,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网、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等8家网站的地震相关新闻跟帖量达到1063万条。

  ——网络论坛/BBS。帖文追踪新闻时事,畅所欲言,观点比较犀利。网民的访问率为38.8%,用户9822万人。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天涯社区全站的日均发帖量比此前增加了66%,其中5月19日这一天的发帖量是平时的238倍。

  ——博客/个人空间。这是2008年增幅最大的言论载体,自全民用手机收发短信后,正在出现一个新的文化奇观,就是全民上网写博客。有42.3%的网民开设博客/个人空间,用户规模突破1亿大关,达到1.07亿人。其中,半年内更新过博客/个人空间内容的超过7000万人。汶川地震后,从2008年5月12日到5月16日,仅新浪网博客就发表博文2310万篇,表达了网友的震惊、悲恸和血浓于水的同胞情谊。

  此外,还有即时通讯群和移动电话短信。即时通讯群主要是QQ群(全国2237万个)和MSN群,按照同学、同事、同乡和同好来组成,形成一个个小众文化圈。另据工业和信息化部统计,截至2008年9月底,中国移动电话用户数达到62404.6万户。海量的、快速扩散的手机和小灵通短信,幽默风趣,传递着人们对社会现实的种种不同感受。

  在传统媒体中,除了电视选秀节目外,受众参与属于特例而不是常态。但是在互联网上,网民倾向于主动设置议题,自发地形成热点舆论。虽然中国互联网普及率(19.1%)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1.1%),但网络舆论的发达程度超过西方国家。比如西方的网络新闻反馈主要通过电子邮件,跟帖很少,形不成网民对新闻的意见聚焦。而在中国,由于传统媒体受到严格管理,被赋予“舆论导向”的责任,因此民意往往借助互联网来表达。要了解真实的民意,上网是比浏览传统媒体更为明智的选择。

  从信息量到观点数量,互联网都无可争议地压倒了传统媒体,已经成为社会舆论最重要的发源地。政府也开始正视这一事实。有关网络新闻的领导部门表示,如果把1999年5月9日网络抗议美国轰炸中国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看作网络媒体登上中国媒体舞台的标志,那么,拉萨“3 14事件”和汶川5 12地震则标志着网络媒体正在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主流媒体。

  (四)2008年网络舆情排行榜

  在《2007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中,我们选择了人民网的强国论坛、天涯社区和凯迪社区三大全国性时事类论坛作为网络舆情采样媒体;此次又增加了在奥运火炬传递等事件中风头强劲的中华网论坛,以及人文知识分子集中的博客网站牛博网。选择这5家论坛或博客,不仅是因为其原创帖文在全国网民中有较大影响力,而且其他论坛的帖子也会在这4家论坛中被转载和议论,通过它们基本可以窥见中国互联网舆论的全貌。根据人民日报网络中心舆情监测室研究统计,截至2008年11月18日21时,影响较大的网络舆情排行榜如表1所示。

  注:①入选舆情均据要涉及较为具体的事件。

  ②天涯论坛数据来源于“天涯杂谈”板块;凯迪网络数据来源于“猫眼看人”板块;强国论坛数据来源于“深入讨论”板块。

  ③本表数字均为BBS原帖数,不含跟帖,不包含已被社区管理员从根目录彻底删除的帖子,但包括删除后还存在“快照”的帖子。另外,还剔除了重复的帖子。

  2008年,由于互联网的影响,有些地方性、局部性的事件一夜之间被放大,舆论发酵,民意沸腾,成为全国关注的话题。政府迅速响应,采取措施因势利导,改变了事件原初的发展方向,取得了各方较为满意的处置效果,维护了社会稳定。人民日报网络中心舆情监测室对截至2008年11月18日21时,以网络舆论为推手、事件发展方向得以改变的舆情做了统计,得到表2的结果。

  中国文化的智慧特别是幽默感,在网络舆论中得到充分展现。网络流行语的针砭时弊,表现了民众的正义感、对事实真相的渴求、对弱势群体的同情,等等。网络流行语是反映这种网络舆情的较好指标,表3则显示了2008年网络流行语的排行状况。

  注:①流行度的标准是指在百度、谷歌中搜索出来的网页数量。

    ②网络流行语“山寨”,剔除了地理意义上的“山寨”。

    ③网络流行语“俯卧撑”,未剔除体育意义上的“俯卧撑”,存在一定误差。但在2008年7月2日15时发布的Google上升最快关键词排行榜前10名中,“俯卧撑”系列就占据了4个,“俯卧撑事件”、“三个俯卧撑”、“做俯卧撑”分占第六、七、十位,而“俯卧撑”更是高居榜首。百度和谷歌的“俯卧撑”页面合计6690000,超过同为运动名词的“仰卧起坐”(1386000)、“引体向上”(749000),说明它主要是一种社会和时事因素的增长。

    二、网络舆情折射社会热点

    (一)北京奥运表现出成长中的大国心态

    在中国举办一届奥运会,是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也曾被预言为中国社会的“成人礼”。北京第29届奥运会期间,从几件事情上可以看出,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一种较为成熟的国民心态开始出现。

    2008年8月15日中国女排迎战美国女排。女排曾经是一代人“振兴中华”的精神标本,而美国队主教练不是别人,正是中国女排前主力队员和主教练郎平。虽然中国队告负,但传统媒体和网民对郎平以及退役后出国执教和比赛的中国“海外军团”都表现得十分宽容。网友对郎平的评价是:34%的人认为国际体育大趋势是开放交流,32%的人认为这表明中国体育水平受到国际认同,12%的人认为这是个人职业的选择,只有16%的人主张海外军团本应为国效力,6%的人担心“海外军团”会威胁中国拿奖牌。

    2008年8月18日,刘翔在“鸟巢”因伤退出男子110米栏预赛。网友对于痛失北京奥运“最重的一块金牌”感到震惊之余,58%的人表示理解,支持给刘翔一点掌声,认为这只是普通的退赛,不赞同因此批评刘翔;24%的人感到可惜和失望;只有18%的人认为刘翔有做戏的嫌疑,欺骗了13亿中国人,有损奥运精神。网民的平静心态,与20世纪80年代中国足球队失利后的北京“5 19”球迷骚乱和“体操王子”李宁兵败汉城后引起全国骂声一片,形成对照。

    中国队在历史上第一次获得奥运金牌总数第一。对此,传统媒体普遍比较冷静,提请民众注意“金牌第一”不等于体育强国,中国的金牌含量还不是很高,全民健身运动不能算很发达。在这个问题上,网民的民族情感占了上风。据人民日报网络中心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对“金牌第一”是否是体育强国的问题,答“是”的人占73%,答“否”的人占27%;关于中国金牌含金量高不高的问题,认为“高”的人占87%,认为“不高”的人占13%。但对于“举国体制”,网民产生了较大分歧,认为“好”的占58%,认为“不好”的占42%。认可举国体制的出发点是:举国体育体制振奋了全民族的精神,提高了中国人的自信心,加强了民族凝聚力。这部分网友批评国内媒体对金牌总数第一冷处理是向西方低头的“懦弱”表现。质疑举国体制的理由包括:很多金牌项目没有群众基础;冠军培养机制违反人性;纳税人的钱应该多花在提高国民身体素质上。

    (二)公权力形象既大幅提升又屡受伤害

    汶川地震发生后,胡锦涛总书记第一时间做出批示,要求尽快抢救伤员,保证灾区人民生命安全。温家宝总理当晚赶到都江堰,以66岁的年龄在近5天的时间里踏遍7个重灾县市。国家减灾委启动一级救灾应急响应。解放军部队、武警、公干消防部队从四面八方紧急调往灾区。在经过短暂的犹豫后,中国政府同意国际救援队进入灾区。网络舆论对政府的救灾响应速度评价有两个参照系。一个是唐山大地震,认为汶川救援摒弃了“文化大革命”的极左影响,不像唐山地震对死伤人数等灾情隐而不报,此次把救人放在第一位,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另一个是美国,认为汶川救援速度和效率超过“卡特里娜”飓风袭击新奥尔良事件,不亚于美国对“9 11”恐怖袭击的反应,而国家领导人亲自挂帅的救灾力度,体现了社会主义国家集中社会资源办大事的优越性,超过了美国“9 11”事件。

    与此同时,网民对灾区基层政府的表现也大加赞赏。比如北川县长经大忠在地震来临时大吼一声:“党员干部留下,让学生先走!”等到200多名学生安全撤出后,县干部才跑出快要倒塌的县委礼堂。对比1994年新疆克拉玛依大火中,主席台上一声“让领导先走”,导致280多名孩子葬身火海,不少网友感奋于官员道德良知的进步。

    然而,也要看到,在2008年一些突发事件中,基层政府、城管和警方因为违法行政、野蛮执法、亏待百姓继续给网民留下负面的印象。新年伊始,湖北天门市城管殴打魏文华致死,在网上引起对城管体制的尖锐抨击。7月1日,北京青年杨佳在上海持刀杀死6名民警,刺伤3名民警和1名保安。杨佳杀人理应受到舆论的严正谴责和法律的严厉制裁,但在网上为杨佳鸣冤叫屈的并不在少数。对于杨佳是如何与上海警方结下深仇大恨,一些网民表示费解和质疑。有18%的网友表示理解杨佳;38%的人要求文明执法,提高执法水平;41%的人要求杨佳案信息公开透明;8%的人要求查清发生悲剧的原因;另有14%的人认为此案对于杨佳和牺牲警察双方都是悲剧。7月19日,云南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发生一起群体性突发事件,警方卷入胶农与企业的经济纠纷,强行带走胶农,引发数百名村民包围抗议。冲突中,两人被警察开枪打死,多名村民和警察负伤。网络舆论和一些报刊质疑警方职责的异化,从维护社会秩序变成了基层政府非法行政的“打手”,甚至是企业的“家丁”。

    耐人寻味的是,10月11日晚上哈尔滨六警察打死青年林松岭一案,在网上一波三折。起初网络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谴责警察;当网上传言林松岭有高官亲属背景时,舆论锋芒随即指向寻衅滋事的“恶少”,网文标题也改成了“六警察打死林衙内”。网民表现出“谁的权力大、背景大就反对谁”的倾向,值得深思。

    2008年以政府为诉求对象的群体性事件不断,最有代表性的是贵州瓮安事件。因为对一个女中学生死因鉴定结果不满,6月28日,瓮安县城一些群众聚集示威,焚烧打砸7小时。其参与人数、持续时间和暴力对抗性,在近年来的群体性事件中均创了纪录。一些网友尖锐地指出:有些地方的干群关系已经从“鱼水关系”,演化为“油水关系”甚至“水火关系”。一方面,是改革以来一些深层次问题积重难返,社会充满戾气;另一方面,民意汇集和社会修复机制运转失灵,因为一件极小的事情,甚至是不实传言,社会矛盾可能突然激化。

    (三)国难中的中国人并不“丑陋”

    在2007年的彭宇助人被诉案,法官按照人心之恶断案,使网友对当今社会的道德现状感到悲观。台湾作家柏杨2008年4月底去世,令人想起他的名著《丑陋的中国人》。然而,随后的汶川大地震,又让大家觉得:“原来中国人并不丑陋,原来中国人可以这么友善,原来社会可以这么脉脉温情。”谭千秋、向倩等老师的遗体从废墟中被挖掘出来时,差不多都是同一个姿态:弯着腰,张开双臂,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翼护着自己的学生,这是大地震中最神圣的造型。解放军和四面八方的志愿者千里驰援,夜以继日救死扶伤。在巨大的灾难面前,网络成为中国人悲情宣泄的平台。佚名网友痛悼遇难学生的诗《孩子,快抓住妈妈的手》在网上流传,并在许多赈灾晚会上被朗诵。百度贴吧中“全国哀悼日吧”的帖子《送一个花到天堂,为逝去的美丽生命……》,截至6月2日点击量达166532,4809位网友回复送花。声势浩大的捐赠活动在互联网上展开,广大网友踊跃在线捐款。腾讯网与李连杰壹基金合作,网上在线捐赠突破2000万元,创下互联网公益慈善活动最高纪录。

    然而在汶川地震中也出现了令人痛心的道德失范个案。灾区中学教师范美忠在地震时第一个跑出教室,还在天涯社区撰文表示,在生死关头只有为了女儿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人都不会管的。在这种时刻,是舍己救人还是自己先跑,只是一种个人选择,在道德上并无高下之分。许多网友抨击他是大地震中“最无耻的教师”,还送了他一个绰号——“范跑跑”。但也有网友认为不应对他过于苛求,毕竟老师也是普通人,遇到危险自我保护是人的本能。网上关于“范跑跑”事件的激烈争辩,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今中国社会价值多元化和道德底线失守的现状。

    (四)世界金融危机与经济民生

    2008年,中国经济面临很多困难,A股市值下跌近70%,特别是下半年愈演愈烈的世界金融危机波及实体经济,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是一个严重打击。互联网上关于民生问题的舆论集中在股市、楼市,第四季度开始出现沿海地区企业破产等话题。

    由于股民与网民的高度重叠,A股市场始终是网络舆论的焦点之一。2008年9月中旬对8家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和北京地区13家主要网站统计,3个月来股市帖文多达540万条,其中近三成是情绪化言论。对股市的议论集中在股吧和论坛股市板块,以及股民博客上。值得忧虑的是,股民代表着相当一部分社会主流人群,他们对政府调控经济能力的信心与A股一样严重“失血”。在股民分散的综合性论坛中,也出现了较为理性的声音,如提出规范市场、打击投机集团比救市更重要。

    2008年10月底至11月初,中央政府宣布调整居民购房贷款利率、最低首付款和住房契税。此前西安等城市率先出台了一些扶持房市的政策。网络论坛和专家博客对楼市新政展开了讨论,一部分人支持救楼市,因为房地产是地方政府财政的最重要来源,而且影响几十个相关行业,保楼市就是保增长。但更多的普通网友在论坛发帖或跟帖质疑,认为拯救楼市的最好措施就是让房价尽快跌到位,保增长不是保高房价,救楼市只会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助那些暴利的房地产商。

    11月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4万亿元投资促进经济增长的方案后,普通网民最关心的是政府的投资监管能力,希望4万亿元的使用能够遏制腐败、完善公共财政。

    (五)2008年社会思潮

    新一轮思想解放。2007年岁末,广东省的领导人提出,要以“以新一轮思想大解放推动新一轮大发展”,“新一轮思想解放”随即在网上流传开来。其他地方领导人对进一步解放思想也有生动论述,比如湖南省领导人提出从“让利于民”到“还权于民”。与此同时,一些党内离退休干部和知识分子则借“新一轮思想解放”的势头,提出了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等尖锐意见。这两部分思想解放的叙述,在网上都引起了关注,“解放哪些思想”、“什么力量在束缚思想”、“什么障碍必须清除”,成为各自表述、各有解读的话题。

    普世价值。《南方周末》刊登编辑部文章《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该文关于“普世价值”的论述在网上引起争论。司马南在新浪博客上发表文章《抗震救灾是为普世价值吗?》对《南方周末》进行反驳。南方报系在人文知识分子中颇有市场,在凯迪、天涯等网络社区受到支持;而中华网与司马南背后站着一些传统媒体和个别学术机构。最后,7月4日的《人民日报》转载《北京日报》文章《关于“普世价值”的几个认识问题》,试图给这场讨论划下分隔号。但是,争论似乎并未因此而结束。

关闭

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 版权所有
承办: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
技术支持:长安通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4042428号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9/09/12 07:08:21